第1章 玄陽藥典

跟你那都是瞎了眼!”“哎呀王哥,人家不是已經從頭開始了嘛!”趙鈺鑽進王強懷裏,扭著腰肢,弄得前者心難耐。“從頭開始?從哪個頭啊?”“王哥你壞!”趙鈺道。林然整個人臉漲紅,雙拳握心中憤怒無比。王強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戲謔道。“忘了告訴你,這車也是我的,給我把石子挑幹淨,不然老子一分錢都不會給!”林然看了看自己旁邊吊在半空的一輛保時捷,心中無比酸楚。“我們走!”王強攬著趙鈺,笑著離開了。“趙鈺!你會後悔...淡江市某洗車店門口。

林然拿出剛發的工資,遞給趙鈺。

“小鈺,我你,這是我剛我發的工資,上給你!”

林然期待的看著趙鈺,可後者接過錢,卻是不屑的搖了搖頭,跟著一把將本就沒幾張的錢摔在了前者臉上。

“別拿這些錢來打發我,三千都沒有,我拿來能幹什麽?林然,我們結束了,我不會再把青春浪費在你這個上!”

轟!

林然隻覺五雷轟頂,大腦一片空白。

“為什麽?”林然急切的問道。

“為什麽?你還問我為什麽?大學四年,你給過我什麽?天天吃食堂飯,喝白開水,逢年過節送的禮哪次超過一百塊?就連前幾天我生日去看電影,還是最便宜的1D電影,現在都出到6D了你懂嗎!你還有臉問我為什麽?”

“小鈺,雖然我們現在條件不好,可我們都是高材生,等畢了業隻要努力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林然痛苦的說道。

“努力?你努力多久能買的起一萬塊的包?你努力多久能送得起十萬塊的鑽戒?你努力多久我才能坐上遊艇?高材生?不過仍舊是個窮打工的罷了!”

趙鈺說著揚了揚手中的包包,戒指。

“看到了嗎?王哥送的,僅僅一個晚上!”

“你跟他.....”

林然此刻覺心都在滴,可他不想放棄,這是自己的初。

“小鈺,你給我點時間,我也能送你!”

“你送我?下輩子怕是都困難!”

趙鈺不屑道。

“可是小鈺,我們是有的,難道四年的就抵不過.....”

林然痛苦道,可話語還未說完,一道嘲弄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是什麽?能吃還是能喝?能讓你擁著眠,還是能讓你在遊艇上爽翻?”

話語落下,一個青年從旁邊走了出來,林然頓時一怔,來人正是王強。

王強淡江市出了名的富二代,更是他的同學,為人以好出名,據說他過的朋友,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隻是他加油前,多數人都是倒。

他的事跡,林然和趙鈺都有耳聞,可是他沒想到,自己心目中非常純潔的朋友,竟然會和這種人在一起,這讓他如何接?

“趙鈺,他什麽德行你不知道嗎?你跟在一起會後悔的!一定會!”

林然怒吼道。

王強卻是一把將趙鈺攬進了懷裏,手掌順勢後者腰間了一把,滿臉。

“後悔?在金錢麵前狗屁不是!”

“等你有錢,怕是地球都毀滅了,而且你怎麽有錢?賣腎?還是出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趙鈺跟你那都是瞎了眼!”

“哎呀王哥,人家不是已經從頭開始了嘛!”

趙鈺鑽進王強懷裏,扭著腰肢,弄得前者心難耐。

“從頭開始?從哪個頭啊?”

“王哥你壞!”

趙鈺道。

林然整個人臉漲紅,雙拳握心中憤怒無比。

王強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戲謔道。

“忘了告訴你,這車也是我的,給我把石子挑幹淨,不然老子一分錢都不會給!”

林然看了看自己旁邊吊在半空的一輛保時捷,心中無比酸楚。

“我們走!”

王強攬著趙鈺,笑著離開了。

“趙鈺!你會後悔的,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終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我的腳下,為你的所作所為懺悔!”

林然一拳砸在了旁邊的汽車胎上,趕著扭頭回去繼續工作。

可沒人注意道,就在他進車底之時,遠的王強卻是衝著洗車店旁邊一黃青年使了個眼。

黃青年當即起走到洗車店旁,輕輕按下了一個開關。

“砰”

吊著的保時捷,頓時砸下,灰塵彌漫,鮮飛濺。

“跟我鬥!老子讓你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

“要怪就怪你和趙鈺好過,老子的人,哪怕是前任,老子都不會放過你!”

馬路對麵,王強滿意的點燃一煙,在趙鈺臉上猛親了一口,隨後開車揚長而去。

.....

沒過多久,林然終於被人從車底拉了出來,此時他全多骨頭斷裂,滿鮮,陷了深度昏迷。

朦朧中,林然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片奇怪的空間,四周火焰連天,熾熱無比。

忽然之間,一道聲音猛然在林然腦海中炸響。

“吾後輩之人,你能進這玄空間,說明與我有緣,可繼承我的缽,切記!日後要恩澤天下,藥善於人,不可埋沒了我九天玄之威名!”

隨著神古樸的聲音響起,一張金帛片懸浮在林然的腦海中,這張帛片通散發著金,一眼看去著古老和滄桑,給人一種濃濃的厚重。

帛片之上,篆刻著四個蒼勁雄渾,筆力湛的大字“玄藥典”

林然不自覺的被這四個字吸引,定睛去看。

頓時,四個大字芒大漲,隨後竟是有著一幕幕的畫麵出現,有行醫救人、辨藥之法、針灸推拿、降妖伏魔,符篆咒法、風水堪輿......

一瞬間,林然覺自己活了幾千年,經曆了這些畫麵上的所有場景,整個人的氣質開始變得滄桑沉重。

“這藥典,全名九天玄藥典,竟是古代神話中,九天玄傳下的神。而且,還是一種道家修煉法門!”

林然心中激,明白自己上了寶貝,當即盤膝而坐,按照玄藥典之法開始調息。

沒多久,就覺自己丹田中湧出了一熱流,熱流遊走全舒適無比,全的疲累然無存,骨折的地方更是自行修複。

林然心中大喜,確定這一切不是夢都是真的,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謹遵教誨,恩澤天下,藥善於人,同時也要將自己這次到的侮辱全部還回來。

想到這裏,林然猛地睜開眼,這才發現,自己居然一間病房,想來是洗車店的人將他送來的。

就在林然準備下床離開時。

“咯吱”一聲,房門卻被打了開來,一個穿白大褂的青年醫生走了進來,看到林然嗬斥道。

“誰讓你下床的,躺回去!”著的保時捷,頓時砸下,灰塵彌漫,鮮飛濺。“跟我鬥!老子讓你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要怪就怪你和趙鈺好過,老子的人,哪怕是前任,老子都不會放過你!”馬路對麵,王強滿意的點燃一煙,在趙鈺臉上猛親了一口,隨後開車揚長而去。.....沒過多久,林然終於被人從車底拉了出來,此時他全多骨頭斷裂,滿鮮,陷了深度昏迷。朦朧中,林然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片奇怪的空間,四周火焰連天,熾熱無比。忽然之間,一道聲音猛然在林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