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戰神歸來

吧。”“走?”何家明站起來撣了撣袖,一揮手,七八個保安衝了出來,將二人團團圍住。“你們以為走得了嗎?”程海嚇得手腳哆嗦,趕忙說道:“何經理,真是對不住啊,大爺他剛回來不懂事,不識您廬山真麵目,我在這替他對您說聲對不起。”“對不起?”何家明上前輕輕拍了拍程海的臉,“如果說對不起有用的話,還用警察乾什麼?”“把這個小雜,還有那個老東西,都給我弄死。”“不用留手,我給你們擔著。”“上!”幾名保安拿著電圍...九月初,秋風寒。

枯黃的樹葉落在寬厚的肩膀上。

江策矗立在老樹下,目所及之,是浸夢科技的辦公大樓。

“哥,他們聯手設計陷害我,我活不下去了。”

兩個月前。

浸夢科技資金鍊斷裂,董事長--江陌揹負起了十二億钜額債務,公司被抵押給了天鼎企業何耀龍。

“哥,對不起,弟弟先走一步了。”

深夜十二點,江陌從樓頂一躍而下,當場死亡。

一代商界才俊,就此隕落。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裡麵的問題,商場如戰場,江陌就是可憐的犧牲品。

冷風中。

江策深吸一口氣,仰頭看著天空中閃耀的繁星。

“陌,對不起,哥哥回來晚了。”

“你放心,所有陷害你的人,哥哥都會讓他們給你陪葬。”

過去五年,江策去往戰的西境當兵。

從小士兵做起,勇殺敵、屢獲戰功,終晉升為一方統帥,為人人敬仰的修羅戰神。

如今,他回來了。

夜幕之中,一個蕭瑟的影從黑暗中走了出來,將一個藍的小本子遞給了江策。

他是沐一,跟隨江策出生死、征戰沙場的好兄弟。

“老大,區區螻蟻,何必您親自手?”

“隻要您下令,我敢保證,三天之天鼎企業、何耀龍等人,全都會從人間消失。”

江策微微搖頭。

“有些事,必須由我親手了結。”

“屬下明白了。”

沐一略微低頭,如一陣風般快速消失,不留毫的痕跡。

江策整了整衫,朝著不遠浸夢科技大廈走了過去。

在快要進門的時候,一個形容枯槁的老人拎著挎包,佝僂著背緩緩走了出來,迎麵撞上了走過來的江策。

“對不起……”老人抬頭準備道歉,在看到江策那堅毅的麵龐時,眼眶瞬間了,“大爺,你回來了?”

“是的,程叔,我回來了。”

程海是浸夢科技的老員工,從小看著江氏兄弟長大,對於江策來說,他不僅僅是公司的一員,更是如同爺爺一般親切的長輩。

程海看了看江策,又回頭看了眼公司大樓,失之溢於言表。

“你,回來晚了。”

這時,一個染著一頭紅髮的青年男子裡叼著煙走了過來。

“老東西,在那磨蹭什麼了?”

“讓你收拾東西滾蛋冇聽見嗎?”

“再不滾,信不信你爹我給你一拳?”

程海連連點頭,“是是是,這就走,這就走。”

由於害怕跟心急,程海手裡一哆嗦,挎包掉在了地上,裡麵的東西滾的到都是。

“嘿,老不死的,你敢弄臟我的地盤?”

紅髮青年快步走上來,抬腳就朝著程海的肚子上踹了過去。

嘭的一聲巨響。

程海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而紅髮青年卻躺在了大門後麵五米的地方。

江策偉岸的影已然擋在了程海的跟前。

“你、你敢打我?”

“你知道我是誰嗎?”

江策冷眼看著紅髮青年,上去一腳踩在看何家明臉上。

“你是誰啊?”

程海嚇了一跳,趕上前拉開江策,驚恐的說道:“大爺,彆衝。他是公司董事長何耀龍的侄子何家明,我們惹不起,快走吧。”

“走?”

何家明站起來撣了撣袖,一揮手,七八個保安衝了出來,將二人團團圍住。

“你們以為走得了嗎?”

程海嚇得手腳哆嗦,趕忙說道:“何經理,真是對不住啊,大爺他剛回來不懂事,不識您廬山真麵目,我在這替他對您說聲對不起。”

“對不起?”何家明上前輕輕拍了拍程海的臉,“如果說對不起有用的話,還用警察乾什麼?”

“把這個小雜,還有那個老東西,都給我弄死。”

“不用留手,我給你們擔著。”

“上!”

幾名保安拿著電圍了上來。

程海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大爺啊,你可算是闖禍了,這可咋辦啊?”

江策微微搖頭,往前了一步,將程海擋在了自己後。

對於征戰沙場的修羅戰神來說,區區幾個保安,他還冇放在眼裡。

就在保安們準備一擁而上的時候,忽然,一輛銀的寶馬停在了公司大樓外。

車門開啟,一名西裝革履的男子從車上走了出來。

此人,正是浸夢科技的現任董事長--何耀龍。

“怎麼回事?”

保安們一看到何耀龍,全都嚇得趕立正。

何家明湊過來說道:“二叔,有人鬨事兒,我們正打算給他們一點看看。”

“哦?誰這麼大膽子?”

何耀龍走過來瞅了一眼,樂了。

“喲,這不是江策嗎?”

“聽說你五年前出去當兵,音信全無,怎麼突然回來了?”

何耀龍對何家明說道,“這位,就是前任董事長的親哥哥。”

何家明心中冷笑,

前任董事長,不就是江陌?那個揹負十二億債務,被跳樓自殺的廢。

弟弟是廢,哥哥又能好到哪裡去?

何耀龍笑嗬嗬的說道:“大家都不是外人,一場誤會罷了,走,一起進去喝兩杯。”

他拉著江策就往大廳走。

何家明冷的笑著,跟其後。

程海擔憂的看著江策進去的背影,焦急而又無可奈何,他瞭解何耀龍這隻笑麵虎,把江策‘請進去’肯定不會有好事。

“大爺,你可千萬彆出事啊。”

公司,江策跟著何耀龍來到了大廳。

今天是公司年會,所有的員工都盛裝出席,人人都珠寶氣、穿金戴銀,一上流人士的模樣。

江陌離開人世還不到一個月,他們卻早就將其忘,甚至還活的有滋有味,無比開心。

何耀龍將江策領上舞臺,拍了拍手,示意眾人安靜。

然後,他對著話筒笑嗬嗬的說道:“各位同事,請容許我耽誤你們一分鐘的時間,向你們濃重介紹一下我邊的這位。”

“他,就是貪生怕死、窩囊跳樓的前任董事長江陌的哥哥--江策。”

臺下眾人用一種戲謔的目看著江策。

何家明樂更是的合不攏,帶頭好。言表。“你,回來晚了。”這時,一個染著一頭紅髮的青年男子裡叼著煙走了過來。“老東西,在那磨蹭什麼了?”“讓你收拾東西滾蛋冇聽見嗎?”“再不滾,信不信你爹我給你一拳?”程海連連點頭,“是是是,這就走,這就走。”由於害怕跟心急,程海手裡一哆嗦,挎包掉在了地上,裡麵的東西滾的到都是。“嘿,老不死的,你敢弄臟我的地盤?”紅髮青年快步走上來,抬腳就朝著程海的肚子上踹了過去。嘭的一聲巨響。程海完好無損的站在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