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愛捉毛毛蟲

,推開。“為什麼不給親!!”生氣的一掌拍在他肩上,抬起頭,嘟著就要往他臉上蹭。瘋子!還是個喝醉酒的瘋子!時染哪讓,別人能親這正主兒竟然親不得!周遭的安靜的詭異。季鬱白臉瞬間沉,彎去拿床上的浴巾——時染握住他的手,一臉認真。兩人距離很近,仰起頭,晶亮的眸子灼煜煜,落在季鬱白眼裡跟個無理取鬧要糖的孩子。“不要胡鬧!”話落,季鬱白一怔,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接的話。拉!他扯!一來一往間,跟要不到糖的小孩子一樣...“小姐,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那個不想讓你好過的人。”

北海國際大酒店總統套房,一位服務員裝扮的人將醉醉而風萬種的人,小心的放到床上。整得這麼致的五,經歷的男人肯定也很多。

想到這裡,心裡的愧疚似乎了許,將上的快速的下,蓋好被子,走了出去。

想起明天事之後到手的錢,臉上不出開心的微笑。

閉的浴室門“嗒”的一聲輕響,門開了,一雙修長筆直的男長邁了出來。

男人僅在腰間鬆垮的圍了條浴巾,明的水珠沿著男人雕塑般的英俊五淌下,過剛壯的,紋理分明的腹……

扯浴巾的作被突然響起的手機聲打斷。

“季先生,我們剛剛從監控裡看到兩個人鬼鬼崇崇到到您房間去了。”

“恩。”

季鬱白眉頭皺起,走到床前掀開被褥。

意料之中,眼的是赤,好似裹著一層紅,特別人。

烏黑順的秀發淩的拂在雪白的小臉上,白皙,像能掐出水的豆腐,閉著眼的模樣特別乖巧。

暖的折在他線條分明的廓,深邃的眸如墨般,暗沉。

“起來。”他手拍。

床上的人嘟嚷了聲,翻個,還想繼續睡的時候幾乎是潛意識的張開眼,有些糊糊,想起自己已經回國,這個時間能打擾的也就隻有自己名義上的老公了。

跪坐起來,無力癱,倒在男人懷裡。

“嗯,我回來了……”

呼吸混合著酒味,以及人若有似無的幽香及,季鬱白有些閃神,懷裡的人已經雙手環住的脖子,笑瞇瞇的看著他,像隻小貓一樣,乖巧的蹭著他的肩頭。

季鬱白皺眉,推開。

“為什麼不給親!!”生氣的一掌拍在他肩上,抬起頭,嘟著就要往他臉上蹭。

瘋子!

還是個喝醉酒的瘋子!

時染哪讓,別人能親這正主兒竟然親不得!

周遭的安靜的詭異。

季鬱白臉瞬間沉,彎去拿床上的浴巾——時染握住他的手,一臉認真。

兩人距離很近,仰起頭,晶亮的眸子灼煜煜,落在季鬱白眼裡跟個無理取鬧要糖的孩子。

“不要胡鬧!”

話落,季鬱白一怔,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接的話。

拉!他扯!

一來一往間,跟要不到糖的小孩子一樣,瞪著他委屈的控訴,“混蛋,看一下又不會壞。”

蟲……

季鬱白的拉扯的作一僵,這一恍神的功夫,雙手已經死命地摟在那瘦的腰在,臉在他膛上,“我們做真的夫妻好不好?”,一位服務員裝扮的人將醉醉而風萬種的人,小心的放到床上。整得這麼致的五,經歷的男人肯定也很多。想到這裡,心裡的愧疚似乎了許,將上的快速的下,蓋好被子,走了出去。想起明天事之後到手的錢,臉上不出開心的微笑。閉的浴室門“嗒”的一聲輕響,門開了,一雙修長筆直的男長邁了出來。男人僅在腰間鬆垮的圍了條浴巾,明的水珠沿著男人雕塑般的英俊五淌下,過剛壯的,紋理分明的腹……扯浴巾的作被突然響起的手機聲打斷。“季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