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落入美男懷

不曾知曉。輕捂著心口默唸道,安心去吧蘇曉棠,我會幫你報仇的,欺你辱你的,我都將十倍奉還!隨著烈火消散的還有裡的最後一靈魂。蘇曉棠轉準備離去,下一秒,鋪天蓋地的殺意襲來。耳朵靈敏的了,不下十人!這羸弱的剛才利用巧勁對付那頭牛就已經有些吃不消了,本不可能對付得了十個人。打不贏還不跑,那是大傻缺!轉頭朝著後跑去,腳步聲越來越近,殺意越發的濃厚。而的眼前已經沒有路了,漆黑的斷崖深不見底。沒有毫猶豫,縱一跳...誰家廁所炸了?

臭!

蘇棠是被臭醒的。

濃重的腥臭味彌漫在鼻尖,眼前漆黑一片,顛簸搖晃著。

是哪個鱉孫!竟然敢在軍營裡對這個軍醫出手?

正在疑時,兩道猥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小牛,這麻袋裡裝的可是將軍府的大小姐,死了也別浪費,咱們哥倆趁熱先爽一把再說!”

“大牛哥說得是,這高門大戶的小姐滋味肯定不錯。”

將軍府?

還不等反應過來,咚的一聲,後背傳來一陣疼痛。

兩個男人將手中的麻袋扔到了地上,七手八腳的解開。

一張五六的臉了出來,兩人被嚇得一激靈。

“呸,真他娘醜!”

“算了,醜就醜點吧,趕完事走人,在葬崗乾這檔子事,我總覺得瘮得慌。”

兩雙手朝著的領去。

正在這時,帶著腥味的涼風一吹,黝黑的眸子猛然睜開,猩紅的眼尾帶著淩厲的殺氣。

大牛被嚇得尖起來,“詐..詐屍了!”

纖細白的手腕一把住了他的脖子。

同時一腥臭的味道傳來。

蘇棠輕笑了一聲,“嗬,這就尿了?

看尿,你不太健康啊!”

“鬼大姐,別殺我..不關我的事,都是將軍府的二小姐讓我做的。”

“蘇兒?”

“是是,就是!”

“我跟的賬太多,要慢慢算,至於你...該死!”

的手掌慢慢收。

大牛有些不上氣,他用力的掙紮著。

“臭娘們...”

哢吧一聲,白皙的手腕一扭,他的腦袋便無力的耷拉著了,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而旁邊的小牛早已經被嚇得昏迷不醒的倒在地上。

撿起掉落在他旁的火摺子扔進了屍裡。

滿地的屍油瞬間燃起了熊熊烈火。

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烈火將所有一切都化為烏有,但手頭的作卻沒有停下。

右手輕按在了自己的左手上,細細診脈後,他喵的……

差點忍不住口,竟有數十種毒藏在這的深。

這多半都是蘇兒母的手段!

蘇棠,華國最年輕的中西醫雙修天才軍醫,竟然因為在古董店買下一個鐲子而穿越到了君臨王朝。

跟名字僅有一字之差的將軍府大小姐蘇曉棠上。

原主作為嫡出大小姐,但過的日子一言難盡....

續弦的繼母不讓學琴棋書畫,反而讓學賭馬、喝酒逛青樓,活的將養了一個草包。

再裝模作樣的教導,用家規在頭上,鞭子棒都招呼到的上。

庶妹蘇兒在的臉上畫上五六的妝容,讓穿著紅配綠的子招搖過街。

設計爬宸王的床,為整個京城的笑柄。

而那所謂的親爹對此不聞不問,縱容繼母庶妹欺辱,直到今日毒發被扔到葬崗都不曾知曉。

輕捂著心口默唸道,安心去吧蘇曉棠,我會幫你報仇的,欺你辱你的,我都將十倍奉還!

隨著烈火消散的還有裡的最後一靈魂。

蘇曉棠轉準備離去,下一秒,鋪天蓋地的殺意襲來。

耳朵靈敏的了,不下十人!

這羸弱的剛才利用巧勁對付那頭牛就已經有些吃不消了,本不可能對付得了十個人。

打不贏還不跑,那是大傻缺!

轉頭朝著後跑去,腳步聲越來越近,殺意越發的濃厚。

而的眼前已經沒有路了,漆黑的斷崖深不見底。

沒有毫猶豫,縱一跳!

急速下降,強烈的失重襲來,崖底傳來似有若無的水流聲。

幾息後,嘩啦一聲,重重的跌進水裡,虛弱的撲騰了半天才浮出水麵。

而眼前這一幕讓怔在了原地。

煙霧繚繞的浴池裡,一個男人正端坐在水中。

線條分明的腹,結實的....

細細往上看去,那是一張在媧造人時充了vip的臉。

棱角分明的側臉,流暢的下頜線比對人生的規劃還要清晰。

沉鬱又帶著一猩紅的眼眸,眼下還有一顆帶著無盡妖嬈的淚痣,高的鼻梁下是一抹寒涼的薄。

蘇曉棠不自覺的欣賞起眼前這幅男沐浴圖。

前世作為最優秀的軍醫,接手的都是重大傷快涼涼的棘手病人,就是帥哥也是模糊了。

然而還不等欣賞夠,一道淩厲的罡風便朝著的麵門襲來。

一雙大手鉗住了的脖子,低沉鬱的聲音傳來,“你好大的膽子!誰派你來的?”

蘇曉棠幾乎能聽到男人的心跳,撲通撲通跳的聲音縈繞在耳邊。

輕笑了一聲,從嗓子裡出了一句話,“你有病....還是藥石無靈的大病!”

聽到的話,君夜冥眉頭鎖,眼前的人小巧的掌臉上掛著晶瑩剔的水珠,圓溜溜的杏眼有些紅紅的。

不算致的臉上出一桀驁不馴。

看到他打量的眼神,蘇曉棠也回敬的上下掃視著他。

君夜冥鉗住脖子的手微微加重了力氣,上湧起狂躁的力,“你找死!”

“咳咳...再不逃命,我們兩個會一起死!”

話音剛落,咻咻咻的長箭破空而來。

君夜冥立馬提起長劍抵擋著飛來的箭矢。

長劍發出鐺鐺鐺的聲音,但箭矢越來越多,他的手臂已經開始抖,臉愈發的蒼白。

蘇曉棠一把鉗住了他的手腕,脈象雜,虛浮無力,中毒之兆!

他一把甩開的手,“不想死就待著別!”

他用力強撐著,角流下一猩紅的跡。

正在這時,一支帶著強勁力的箭從背後疾馳而來,目標正是君夜冥的背心!

這一箭若是躲不開,必將穿他的心臟!了一句話,“你有病....還是藥石無靈的大病!”聽到的話,君夜冥眉頭鎖,眼前的人小巧的掌臉上掛著晶瑩剔的水珠,圓溜溜的杏眼有些紅紅的。不算致的臉上出一桀驁不馴。看到他打量的眼神,蘇曉棠也回敬的上下掃視著他。君夜冥鉗住脖子的手微微加重了力氣,上湧起狂躁的力,“你找死!”“咳咳...再不逃命,我們兩個會一起死!”話音剛落,咻咻咻的長箭破空而來。君夜冥立馬提起長劍抵擋著飛來的箭矢。長劍發出鐺鐺鐺的聲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