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巧遇

。Μ.166xs.cc“你為什麼還不走?”秦艽見他沒有想走的意思,忍不住出聲。“危險!”楚雲逸不如山。秦艽皺眉,悄悄挪了一下屁,在船倉的另一個角落。晨微曦,船也隨水漂流,在岸邊擱淺。秦艽睜開眼睛,爬出船倉,抬頭遠,就看到岸邊沙灘上著一個人影,不知道死活。秦艽眸一,眼中閃過一抹訝異,連忙挽起腳跳下船,快步走到河邊一看,用手一探,屍已經僵。秦艽將他後背檢查了一遍,就將屍翻過來,原來是個中年男子,發現微...第1章:巧遇

大楚,初秋,波粼粼,殘月初上。

秦艽獨自一個人,看著昏暗的月嘆氣。

出醫藥世家,中醫切脈,西醫外科兩手抓。

二十多歲已經是一名出的法醫。

昨日莫名其妙就穿到大楚國,這個溺水亡的同名子上了。

原主是侯爺嫡,因母親病故,就一直被棄在外。前幾日侯府差人來接回京,半路將悶死後,拋屍下河,被好心船主救起。

秦艽目堅毅。

“想我醫仵雙絕,穿來異世,定也能闖出一片天地,不負韶華。”

突然船微微晃了一下。

一道黑影快速竄進船倉,摔撲在上。

淡淡的腥味撲鼻而來,還有那過料傳來的濡膩。都證明一件事……他傷了。

秦艽一愣,船的移清楚告訴,船已離岸!

秦艽剛想起,卻被那個陌生人死死在下麵,脖子上一片沁骨冰涼。

男人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別!”

秦艽清楚的覺到,自己的頸脈被一把冰涼的匕首抵住。嚇的呼吸幾乎停滯,心中“撲通撲通”跳。

楚雲逸眼幽深,看了一眼岸邊沒了靜。

楚雲逸這才輕輕鬆了一口氣,把匕首收起,坐直子。

“追兵走了,你還不離開?”

秦艽目清冷。

楚雲逸看著對方驅逐口氣,令他不喜,直接丟出令牌。

“差?”

年挑眉問了句,那眉清目秀的臉上,帶著一置疑。

楚雲逸悶悶的嗯了一聲。

秦艽看了一下手中令牌。

“刑部?”

秦艽心中一寬:“服了,我看看傷口。”

楚雲逸遲疑了一下,對上純凈的目,點了點頭,“你懂醫?”

“活的死的都能醫,你到底要不要醫?”

秦艽麵一沉,口氣陡冷。

“要!”

“服!”

一男子裝扮的秦艽點燃船艙的油燈。

楚雲逸解開上,出壯的,肩膀上一道約六寸長的腥紅傷口,皮外翻,深可見骨,顯得異常獰猙恐怖。

秦艽撇了下角。

好樣的,對自己夠狠!

習慣的朝一邊手,纔想到自己這穿越了,都沒有一,拿什麼救人?

秦艽心中一急,突然眼前銀一閃,一隻自己常用的不銹鋼解剖合工,就這樣憑空出現在自己麵前。

靠!這是什麼況?

秦艽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

快速的瞄了一眼前麵的男人。好在男子正扭頭看向別,沒注意到。

秦艽下砰砰跳的小心臟,拉過棉被,飛速往上一蓋,才從下麵拿出那些東西,開始著手理傷口。

秦艽將將用在燭火燒了一下,才就對楚雲逸說道。

“喂,你上有藥麼?”

楚雲逸一言不發從懷中出一個瓷瓶,放在船板上。

秦艽不再說話,將油燈移到合適的地方,就這樣在他上穿針引。

一個忍功過,麵不改。

一個下手利落,神專注。

寂靜的船艙上除了兩人的呼吸聲,就隻剩下彎針穿破皮的“嗤嗤”合聲,顯的導常詭異。

由於線太暗,秦艽瞪大眼睛,全神貫注,用了足足花了一個時辰,才勉強好,打了一個漂亮的手結。

然後,上藥、包紮一氣嗬。

秦艽輕輕噓了一口氣,了一下,疲憊的雙眼,將工收拾一下。

“不要做太劇烈的運,小心傷口裂開,大約過七日就會癒合。”

“嗯!”楚雲逸輕輕地應了一聲,穿好上仔細的看著秦艽。

“你什麼名字?”楚雲逸率先打破沉默。

“秦艽。”

“哪裡來的?”

“贏州。”

“你什麼?”

楚雲逸遲疑了一下,“雲逸。”

“傷口已經理好了,每天換藥一次。”

“嗯!知道!”

楚雲逸輕輕地應了一聲,就這樣躺在船板上,閉目養神。Μ.166xs.cc

“你為什麼還不走?”

秦艽見他沒有想走的意思,忍不住出聲。

“危險!”楚雲逸不如山。

秦艽皺眉,悄悄挪了一下屁,在船倉的另一個角落。

晨微曦,船也隨水漂流,在岸邊擱淺。

秦艽睜開眼睛,爬出船倉,抬頭遠,就看到岸邊沙灘上著一個人影,不知道死活。

秦艽眸一,眼中閃過一抹訝異,連忙挽起腳跳下船,快步走到河邊一看,用手一探,屍已經僵。

秦艽將他後背檢查了一遍,就將屍翻過來,原來是個中年男子,發現微張,眼睛圓睜,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驚訝之。腹部鼓脹,用手輕輕一拍,“砰砰”悶響!

鼻孔中有一淡紅沫流出,雙手上有磨痕跡。雙腳還穿著鞋子,發髻而不散。

秦艽用力掰開,發現口還有泥沙青苔。

楚雲逸走出船艙,眼就看到這驚人的一幕,一道纖瘦的影,穿著寬大的男袍,挽著腳,出一雙纖細的小手,正在撥弄屍。

清晨的灑在臉上,既不施脂,也不敷,蛾眉彎彎,紅白齒,神清骨秀,分明就是一娥眉。

在的舉手投足之,給鍍了一層神聖的芒,讓人不敢泄!

楚雲逸邪魅的臉上閃過一抹訝異,狹長的眼瞳猛的一。這是個扮男裝的年輕子,還會驗屍?

楚雲逸被自己的想法驚了一下。

楚雲逸狹長的眼眸中,閃過一抹神的暗芒,這子是誰?到底從那裡來?

楚雲逸心中閃過一疑慮。

他緩緩來到秦艽邊。

“你會驗屍?”

秦艽正在專心致誌的檢查屍,聽到聲音,抬頭掃了他一眼,隻是輕輕的嗯了一聲。

楚雲逸心中有了一,異樣的覺。

忽然,見輕輕的咦了一聲。

“有什麼發現?”

楚雲逸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當看到死者的臉龐時,不由微微一震。

“怎麼是他?”

“你認識他?”

楚雲逸點頭預設。

秦艽抬起雙眸掃了他一眼:“看著打扮,應該是個大戶人家的帳房先生吧!”

“對!你說的沒錯。”

秦艽對他的探究的目,視若無睹,指著屍實事求是。

“這不是案發第一現場,他是從上遊落水溺亡後漂下來。”

“你怎麼知道?”目養神。Μ.166xs.cc“你為什麼還不走?”秦艽見他沒有想走的意思,忍不住出聲。“危險!”楚雲逸不如山。秦艽皺眉,悄悄挪了一下屁,在船倉的另一個角落。晨微曦,船也隨水漂流,在岸邊擱淺。秦艽睜開眼睛,爬出船倉,抬頭遠,就看到岸邊沙灘上著一個人影,不知道死活。秦艽眸一,眼中閃過一抹訝異,連忙挽起腳跳下船,快步走到河邊一看,用手一探,屍已經僵。秦艽將他後背檢查了一遍,就將屍翻過來,原來是個中年男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