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複製

”、“支教老師”網被騙錢,警方偵破案之後,發現對方竟是摳腳大漢的新聞,殷大京還笑著和友高雅分。結果今天,他才發現,自己是個更大的笑話。殷大京是江州一所普通大學的應屆畢業生,學的是計算機程式設計,今天上午,功通過了悅然科技的麵試,下週一正式職。殷大京興的把這個好訊息,發給了朋友高雅。可是好半天高雅都沒有迴應,殷大京興的回到宿舍,意外發現室友盧文的手機落在了宿舍裡。螢幕上,正有他發給高雅的訊息。殷大京當時...“發現初級護理技能,是否複製?”

殷大京迷迷糊糊的醒過來,看到一個二十二三歲左右的護士,正用手著他的額頭。

而在護士接到他的瞬間,殷大京的意識之中,竟然出現了這個念頭,讓他愣了一下。

“你醒了?”看到殷大京醒來,護士收手,而這個念頭,也在護士收手的一瞬間消失。

什麼況這是?

“我……我怎麼會在這裡?”殷大京茫然不解,掙紮著想要爬起來。

那護士立即上前扶住了他,說道:“你別起來,先好好躺著。”

“發現初級護理技能,是否複製?”

就在護士再度接到他的時候,殷大京的意識之中,再次湧現這個念頭。

就好像是看到了食,意識之中湧現出,“是否吃了它”的念頭。

殷大京還沒搞清楚什麼回事,不過卻下意識的默唸了一聲“複製”。

於是,在剎那間,一醫學護理知識,憑空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但是殷大京並沒有腦袋發脹的覺,就好像他原本就擁有這些護理知識似的,無師自通。

“呲……”

殷大京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怎麼忽然間有這個能力了?”

爲了印證,他故意的抓住了護士的手,說道:“,我怎麼會在這裡啊?”

就在他接到護士的時候,他意識裡的念頭,卻變了“再次複製初級護理技能?”

同時,他的意識裡,還有另一個念頭:“再次複製對方的同一個技能,對方的該項技能,將被剪下。”

複製同一個技能兩次,就是剪下他人的技能?

殷大京鬆開了手。

他還沒有這麼缺德,把人辛辛苦苦學習,用以生存的技能給剪下掉。

“你啊,是英勇救人,摔暈過去了,除了有點輕微腦震盪之外,其他沒什麼大礙,修養兩天就好了……”護士解釋道,“你救的小學生,是楊總的兒子,是楊總把你送到醫院來的。所以不用擔心醫藥費,楊總已經全部替你付了。”

殷大京打量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住的,竟然是醫院的高階病房。這個楊總,估計還有錢的。

護士給殷大京做了一些檢查後,囑咐殷大京,先不要做劇烈的運,就在病房裡休息。

護士出去沒多久,又有另一個護士過來了,也在他上檢查,殷大京沒有猶豫的,複製了的初級護理技能。

這兩個護士所學差不多,但是也有一些不同。

在複製了兩個護士的初級護理技能後,殷大京的意識之中,自然而然的出現了新的念頭:“是否融合初級護理技能?”

“融合!”殷大京沒有猶豫。

同樣,一秒鐘後,殷大京發現,自己的初級護理技能,竟然升級爲“中級護理技能”。現在,就讓他去學校教護理知識,也是完全足夠了。

臥槽,還能升級呢。

哇哢哢哢,殷大京欣喜若狂。

當然了,他不是爲自己學到了中級護理技能而開心,畢竟,他沒打算去教書,也沒打算去醫院當護士。

而是,自己擁有了複製他人技能的能力。

這可是一個逆天的金手指啊。

足以讓他在任何一個行業的巔峰,呼風喚雨。

“嗡嗡嗡……”就在這時,手機震聲忽然響起。

殷大京側過,將不遠的牛仔拿了過來,取出了裡麵的手機。

高雅小寶貝:老公,恭喜你被錄取,麼麼噠!

看到這條微信,殷大京的臉,在一瞬間黑了,變得猙獰可怖。

“欺人太甚,他媽的盧文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之前看到網上新聞,說是有網友和“賣茶小妹”、“支教老師”網被騙錢,警方偵破案之後,發現對方竟是摳腳大漢的新聞,殷大京還笑著和友高雅分。

結果今天,他才發現,自己是個更大的笑話。

殷大京是江州一所普通大學的應屆畢業生,學的是計算機程式設計,今天上午,功通過了悅然科技的麵試,下週一正式職。

殷大京興的把這個好訊息,發給了朋友高雅。

可是好半天高雅都沒有迴應,殷大京興的回到宿舍,意外發現室友盧文的手機落在了宿舍裡。

螢幕上,正有他發給高雅的訊息。殷大京當時就覺得不對勁。

盧文是外語係的才子,籃球隊隊長,還是學生會的副主席,不論是校還是校外,都混的很開,高雅就是半年前,盧文通過微信介紹給殷大京的。

微信上的照片中,高雅個子不高,長頭髮,大眼睛,乖巧可,殷大京很是中意。

互加微信後,殷大京和高雅聊的很歡,很快升溫,不到一個月,就確定了關係。

其後,高雅藉著各種理由,如自己生病了,家人生病,錢包丟了,同學過生日……,來向殷大京借錢。

確定關係之後,他每個月的生活費,基本上都轉給了高雅。給友花錢,殷大京倒是不吝嗇。

這半年來,花在“高雅”上的錢,就有五六萬,其中還有一萬多,是支的花唄呢。

每當提出想要和高雅視訊,高雅都百般推,因爲高雅是盧文牽的紅線,盧文也偶爾會幫高雅說說話,殷大京雖有些疑,卻也從沒有懷疑過。

在破譯了盧文的手機後,殷大京什麼都明白了,,本就沒有高雅這個人,盧文就從網上找了些相片,就在這兒忽悠自己,騙自己錢呢。

那一瞬間,又氣又惱,殷大京想要殺人的心都有了。

他憤怒的前去找盧文理論,可是就在校園門口,眼瞅著一輛卡車,衝向了一個揹著書包的小學生,殷大京不假思索,猛的撲過去救人,結果腦袋磕在地上,昏迷了過去。

或許就是因此,好人有好報,殷大京纔會擁有這能夠複製他人技能的天賦吧。

手機裡,除了“高雅小寶貝”發來的微信,並沒有其他人打電話,或者發資訊來詢問,顯然,大家都還不知道他在醫院。

“虧我把你當兄弟,你竟然這麼騙我……此仇不報枉自爲人啊!”

好在此刻有了複製技能的天賦,殷大京雖然憤怒,卻很快冷靜下來。

“盧文這王八蛋,和一家翻譯公司簽了合同,他的英語,幾個月前過了八級,應該夠初級,可以吸收了吧?”

殷大京深吸了口氣後,沒有拆穿盧文,而是給盧文打了個電話過去,告訴他自己在醫院呢,麻煩他給自己送一套服來。

在盧文趕來的這個時間段,殷大京研究了下,發現,自己的腦海之中,彷彿多了一團灰濛濛的東西。

或許,這就是自己能力的來源。但是深一步的研究,現在是做不了。

盧文很講“義氣”,十五分鐘左右,就趕到了病房。

“你這可以啊……竟然住高等病房……這住一天,隻怕要不錢吧……”進了病房後,盧文的眼中,閃過一不快,心想,媽蛋,這小子暗落落的,還藏有私房錢呢。

在盧文的心裡,殷大京的錢,和他的錢是差不多的。

接過盧文遞過來的服,殷大京趁機接到了盧文的手。

“發現初級英語技能,是否複製?”

“發現初級檯球技能,是否複製?”

臥槽,早就聽說這傢夥檯球打得好,竟然都夠產生初級技能了?

英語是在意料中,初級檯球技能,就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複製!全複製了!”殷大京沒有猶豫,選擇了複製,並且,全部都複製了兩次。

“呃……我的腦袋,怎麼有點暈……”在這一瞬間,盧文覺頭有些暈,總覺自己好像失去了點什麼,但是失去了什麼,盧文並不清楚。

好在這眩暈隻是一剎那而已,很快就消失了,盧文也就沒有在意。

“喂,戚總,和史斯打檯球是吧?好的,我這就過去……”盧文接了個電話,笑著對殷大京說道,“我們總監給我打電話,讓我陪M國來的史斯打檯球呢,殷大京,你就好好在醫院休息吧,我先走了……”

盧文在翻譯公司,因爲檯球打的好,很戚總的賞識,已經提前轉正了。

盧文趕到了戚總所說的娛樂中心,看到戚總正在和一個四十歲左右的老外在說說笑笑,見到他趕來,戚總用英語說道:“嗨,盧文,你來了,我來給你介紹,這位是咱們總公司的史斯……”

可是,盧文卻發現,自己竟然完全聽不懂戚總在說什麼,明明戚總說的單詞,每一個都那麼的悉,可是連在一起,盧文卻好像在聽天書一樣。

而後,史斯又對他說了幾句話,同樣的,他也是完全聽不懂。

“你幹什麼?”見到盧文發愣,戚總在一邊低聲喝了他一句,然後把檯球桿,遞給了盧文,“好好陪史斯打球……記住,用盡全力打,可別放水,史斯最討厭別人放水了,隻要你打贏史斯,我給你獎金……”

“是,是,我知道了……”可是,拿著球桿,盧文發現,自己竟然忘記了怎麼打球。

握著球桿,趴在桌子上,半天打不出一個球來,最後咬牙出手,竟然劈桿了。

史斯淡淡的看了戚總一眼,說道:“戚,這個盧文,是你的親戚嗎?我看他,英語完全不會,檯球也不會啊。今天真掃興,那就先到這裡了吧……”

“盧文,你他媽的在幹什麼?”在史斯敗興而歸後,戚總再也忍不住,對著盧文咆哮,“你這個傻叉,老子看你英文口語還行,檯球打得又好,這才推薦你,你他媽就是這麼對我的?故意坑我呢是吧?滾,給我滾蛋,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我……我……戚總……”盧文哭無淚,一屁坐在了地上,臉慘白:“我特麼的怎麼回事啊,我怎麼不會打球了?而且……我好像英語,全都忘記了……”

“見鬼了,真是見鬼了……”啊……竟然住高等病房……這住一天,隻怕要不錢吧……”進了病房後,盧文的眼中,閃過一不快,心想,媽蛋,這小子暗落落的,還藏有私房錢呢。在盧文的心裡,殷大京的錢,和他的錢是差不多的。接過盧文遞過來的服,殷大京趁機接到了盧文的手。“發現初級英語技能,是否複製?”“發現初級檯球技能,是否複製?”臥槽,早就聽說這傢夥檯球打得好,竟然都夠產生初級技能了?英語是在意料中,初級檯球技能,就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