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這麼晚怎麼還不回家(已修改)

升起一抹希,認識這個男人,VINCI集團現任掌權人季臨淵,曾經,他來參加過的生日宴。薛康看見季臨淵,立刻放開宋羨魚,一改方纔的張狂跋扈,點頭哈腰地迎上季臨淵,「季總,好巧,在這遇到您。」季臨淵不鹹不淡地與薛康握了手,簡單兩句寒暄之後,視線看向文靜地杵在一旁的宋羨魚,到下上的紅指印,眸驀然一深。宋羨魚長得細皮,手指印顯得十分清晰。季臨淵隨手扔了煙踩滅在皮鞋邊,手握住宋羨魚的手臂拉到自己跟前,語氣沉穩...晚上十點四十,宋羨魚剛走出『時傾城』的大門,就被薛康擋住了去路。

「下班了?我送你回家。」

薛康說話時,軀靠過來,視線黏在孩緻優的鎖骨上,直接又骨。

宋羨魚皺眉,往後退了一步,避開薛康滿的酒氣,聲音冷漠:「我可以自己回家。」

即便孩麵堪稱冷漠,可眉眼間那與生俱來的風,依舊勾得人心猿意馬。

薛康嚨發乾,眼神炙熱,手想摟住宋羨魚的細腰,「我是你未婚夫,不送你送誰?」

宋羨魚不著痕跡避開薛康的手,臉越發冷漠,「我不是你未婚妻。」

的排斥讓薛康很不高興,「是你媽主要把你嫁給我,作為娶你的代價,我爸已經答應明年就把你姐提到正,怎麼,現在想反悔了?」

宋羨魚臉一白,十指猛然收,掐得掌心生疼。

薛康是京城有名的二世祖,不學無、嗜酒好,據不可靠訊息,似乎還沾染了毒品,但凡是好人家的孩,沒人願意跟這種人有牽扯。

而的母親,卻千方百計,想把嫁給他。

宋羨魚心下陣陣發冷,片刻,抬眸倔強地看著薛康,「你也說了,這一切都是我媽的意思,我從沒答應過。」

追了宋羨魚半個月,始終得不到人的青睞,這本就讓場得心應手的薛康心生不滿,如今宋羨魚這般決絕地撇清關係,薛康的耐心終於耗盡。

他一把扯住宋羨魚垂肩的長發,近乎暴戾地道:「我薛康想要的人,沒有得不到的,給你敬酒你不吃,非要吃罰酒,我已經開好了房間,今晚我就要了你!」

宋羨魚臉煞白,脖子裏的筋脈鼓起,咬牙,忍著痛道:「你這是犯法!」

「犯法?」薛康用力住的下顎,得尖瘦的下都變了形,他非常滿意眼底流出來的驚恐,譏諷道:「在這京城,我就是王法!」

話音剛落——

「薛公子好大的口氣。」一道低沉磁的男音接了薛康的話。

宋羨魚尋聲瞅去,看見一個高大拔的男人迎著走過來。

他穿著簡單的白襯衫黑西裝,脖子底下敞著兩顆紐扣,一手兜,一手夾著煙垂在側,看似漫不經心,實則隨著他的走近,有強大的迫力隨之而來。

宋羨魚盯著他,眸中升起一抹希,認識這個男人,VINCI集團現任掌權人季臨淵,曾經,他來參加過的生日宴。

薛康看見季臨淵,立刻放開宋羨魚,一改方纔的張狂跋扈,點頭哈腰地迎上季臨淵,「季總,好巧,在這遇到您。」

季臨淵不鹹不淡地與薛康握了手,簡單兩句寒暄之後,視線看向文靜地杵在一旁的宋羨魚,到下上的紅指印,眸驀然一深。

宋羨魚長得細皮,手指印顯得十分清晰。

季臨淵隨手扔了煙踩滅在皮鞋邊,手握住宋羨魚的手臂拉到自己跟前,語氣沉穩又稔:「這麼晚怎麼還不回家?」

宋羨魚驚訝於季臨淵話裡的這份親昵,旋即又明白過來,他隻怕是在做戲給薛康看,迅速斂下詫異,宋羨魚從善如流地挽住季臨淵的胳膊,仰頭笑地對上男人的眼神,語氣同樣親昵:「我正要回家呢。」

「我送你回去。」季臨淵說完,轉頭對薛康道:「先走一步。」

薛康見兩人這麼,有些吃驚,眼看著到的食就要飛走,雖畏懼於季臨淵的權勢,還是開了口:「小魚……」

季臨淵回頭,淡淡問:「還有事?」

他的語速不不慢,眼神波瀾不起,但就是這份不急不躁的從容之中飽含的威勢,讓薛康頭皮一,即將說出口的質問話也變,「你們慢走。」

季臨淵點頭,攜宋羨魚上了一輛低調的黑添越。

開車的是個助理模樣的人。

宋羨魚和季臨淵一同坐在後座,旁的男人存在太強,有種如芒在背的拘束,餘不瞥向男人深刻冷峻的側臉。

今晚之前,隻見過他兩次,一次在十歲生日宴上,一次在十八歲人禮上。

第一次已經記不清形,第二次卻記得,他對說的那句「祝賀你長大」,飽含了一莫名的欣。

宋羨魚一直沒明白他那欣從何而來,明明和他,非親非故,稱得上是陌生人。

抿了抿,轉頭看向季臨淵,微笑道:「剛剛的事,謝謝季先生。」

的語氣,疏離而恭敬,完全沒有了之前挽住季臨淵手臂時的親近。

季臨淵視線看過來,帶著深深的積威。

孩穿著淡雅的無袖連長,微卷的長發垂肩,眉眼顧盼生輝,臉蛋出奇乾淨,量纖瘦。

察覺到來自他的打量,宋羨魚放在上的手無意識地抓擺,眼神往兩邊躲閃,心跳加快了節奏。

似是看出不自在,季臨淵很快收回目,隨後遞過來一張名片。

宋羨魚不明就裏,抬眸看向季臨淵。

季臨淵語氣淡然:「以後再遇到事,給我打電話。」

宋羨魚睫微,默了片刻,手接過來。

車子很快到了宋家所在的別墅區門口,宋羨魚道:「就在這讓我下吧。」

下車後,站在路邊目送添越離開。

總覺得季臨淵對的態度,有些奇怪。

回到家,在玄關正要換鞋,客廳傳來鞭子打在上的『啪啪』聲,伴著狗的慘。

宋羨魚拿拖鞋的手頓了頓。

接著,一陣憤怒的謾罵傳來:「畜生就是畜生,怎麼養都不,別人家的狗都會搖尾討好主人,偏你這畜生隻會跟我對著乾!」

宋羨魚換了鞋走進客廳,看見楊珍拿著鞭子憤怒地打寵薩,薩夾著尾躲在牆角嗷嗷直。

看見宋羨魚,那薩像見到救星般衝過來躲在後麵,楊珍怒不可遏,過來就是一鞭子。

啪!

宋羨魚躲閃不及,鞭子不偏不倚在左臉上。

「翅膀了是不是?連我的話都敢不聽!」

這麼明顯的指桑罵槐,宋羨魚若聽不出來,也白活了二十年。

想來,薛康是打過電話給楊珍了。

半邊臉火辣辣地疼,宋羨魚眼神變冷,勾了勾:「媽,你都說了阿U是畜生,又何必跟畜生一般見識,豈不是降低自己份?」

「你!」楊珍最討厭這副淡泊樣,抬手一鞭子又甩下來。

宋羨魚剛纔是沒防備才被打到,這次輕巧避開,「氣大傷肝,你還要看著姐姐步步高昇呢,保重要。」

薛康是書記的兒子,楊珍把宋羨魚塞給薛康,就是想借薛家的勢給自己的兒鋪一條康莊大道。

楊珍恨恨瞪,眼神刻薄,「得意,別以為季臨淵幫你一回,就真勾搭上他了,就你這狐樣,也就給人噹噹小三,薛願意娶你,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宋羨魚笑容譏諷:「既然是福氣,不如讓給姐姐,等姐姐了薛家的兒媳婦,肯定更能到薛家的庇護,將來何止是步步高昇,說不定能一步登天呢。」

楊珍暴跳如雷,「當年要不是子明把你從垃圾堆撿回來,還有你這條賤命?養你十幾年,你就是這麼報答的?養條狗都比你強!難怪你媽要扔掉你,我要是生出你這麼個白眼狼,我也不要!」

宋羨魚手指驀地收。

「幸好你也不是我親媽,你這脾氣,還真讓人無福消。」

說完,沒去看楊珍鐵青的臉沒轉上樓。

後傳來瓷碎裂的聲音。

宋羨魚回到房間,站在盥洗臺前,看向鏡子裏的自己。

薛康掐出來的指印還沒完全消掉,又添了道紅腫的鞭痕。

然而五太過出眾,這些不但沒損了的容貌,反倒顯出一楚楚惹人憐的味道。

簡單沖了個澡,頭髮也沒吹,宋羨魚往頭上裹了乾發巾,關燈睡下。

剛闔上眼簾,眼前浮現出一雙深不見底的眸子。

默了片刻,忽地想起了什麼,開燈從床頭櫃下的屜裡拿出一個手錶盒,裏麵是塊鑲鑽的士腕錶。

這是季臨淵在十八歲人禮那天送給的。

一開始,以為這表頂多也就幾千,因為喜歡,戴過一段時間,直到遇到出生名門的蕭,才知道這表竟是價值千萬的定製款。

之後再也沒戴過。

誰會送無親無故的人這樣貴重的禮?那個男人還真奇怪。

------題外話------

噹噹噹噹——

季大叔來襲。

季大叔為什麼對我們小魚別有關?當然,都是有特殊原因的,不是誰他都這麼護著的。

至於什麼原因,某瑤自然要賣關子。

新文需要小可們的護才能茁壯長,求收藏,嚶嚶嚶——「祝賀你長大」,飽含了一莫名的欣。宋羨魚一直沒明白他那欣從何而來,明明和他,非親非故,稱得上是陌生人。抿了抿,轉頭看向季臨淵,微笑道:「剛剛的事,謝謝季先生。」的語氣,疏離而恭敬,完全沒有了之前挽住季臨淵手臂時的親近。季臨淵視線看過來,帶著深深的積威。孩穿著淡雅的無袖連長,微卷的長發垂肩,眉眼顧盼生輝,臉蛋出奇乾淨,量纖瘦。察覺到來自他的打量,宋羨魚放在上的手無意識地抓擺,眼神往兩邊躲閃,心跳加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