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龍主歸來!

秀雲笑著,喜滋滋地就出了門。老太太的壽宴,可不能遲到,一定要第一時間將好事告訴老太太。蘇元凱所謂的理方式就是人將白墨拉到了荒郊野外一丟。臨走,蘇元凱給了白墨一腳,“當年你能被爺爺救,今天你就自生自滅吧!”此舉無異草菅人命!令人發指!隻是蘇元凱走的時候,卻是沒有看見,白墨手上的戒指在沾到白墨的後,卻是發出一陣亮鉆進了他的腦中。昏迷中的白墨,腦中突然發出一陣轟響,一巨大的能量修復著他的。“天將降大任於...中州。

一棟豪華的別墅。

“把這個簽了!”

“媽,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你還敢問為什麼?”高秀雲鄙夷地看了一眼白墨,“就你特麼一個廢,也能配得上我們沐晴?去你媽的,趕簽字!”

說話的人是白墨的丈母孃高秀雲。

丈母孃本就看白墨不順眼,老爺子一死,對白墨的態度更是變本加厲。

如今,趁著蘇沐晴出差,讓白墨和蘇沐晴離婚。

想起蘇沐晴,白墨的心中作痛。

蘇沐晴,是他的老婆!

隻是有名無實,因為白墨別說上蘇沐晴的床,就是的手,都不曾到過一下。

白墨本是帝都白家次子。

五年前,白墨被人設計陷害,變了一個弒兄殺父的惡魔。

廢除武道基,被白家送進監獄。

行刑前,白墨出逃,來到中州後,被蘇老爺子所救。

蘇老爺子在看見白墨手上的戒指時,毅然將蘇家的掌上明珠蘇沐晴給了白墨一個廢人,震驚了整個中州。

兩年後,蘇家老爺子一夜病重,撒手人寰。

自打那時候起,蘇家人就心積慮的想把他趕走。

隻是白墨事淡然,忍別人怎麼侮辱都不為所,加上蘇沐晴在關鍵時候也會幫著白墨說話,所以這些人一直沒有得逞。

今天可是個好機會,蘇沐晴不在。

“你到底簽不簽?”高秀雲將合同甩在白墨的臉上怒喝道。

白墨惘然道:“如果這是沐晴的想法我會簽。”

“這就是我兒的意思!”

“那,那為什麼不出麵?”

“夠了,不要再廢話了!”高秀雲騰的一下站起指著白墨的臉說道,“白墨,你想想你在蘇家五年,白吃白喝,你付出過什麼?”

“蘇家養了你五年,已經是仁至義盡,今天你必須給老孃簽!”

高秀雲的手掌在桌子上拍得啪啪作響。

我白吃白喝?

聽見高秀雲的話後,白墨滿臉悲憤。

你們像傭人一樣使喚我,不讓我出去工作,現在說我廢?

“是你們不讓我出去工作的!”白墨鼓起勇氣回道。

高秀雲冷笑一聲,“你就是一個廢,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你出去能乾什麼?”

“我……”

因為武道基被毀,他的素質異常地差,一點力氣都沒有。

“媽,我早說了,要是不用招,這個賤骨頭是不會同意的!”

樓上慢悠悠走下來一名青年,正是白墨的小舅子蘇元凱。

蘇元凱平時就是一個二世祖,打架鬥毆對於他來說簡直是家常便飯。

“王八蛋!”

“你簽不簽?”

“我是不是給你臉了?”

蘇元凱下樓,一把抓住白墨的頭重重地朝著桌子上撞去,頓時鮮直流。

白墨苦苦掙紮,奈何手無縛之力,豈是蘇元凱的對手?

“我要等沐晴……”白墨聲嘶力竭地喊道。

高秀雲聞言,大怒,嗬斥道:“兒子給我打,打到他簽為止!”

“砰!”

蘇元凱提著白墨的領,不斷地將白墨的頭朝著桌麵上撞去,另一隻手也一拳一拳地打在白墨的上。

白墨目渾濁,上的疼痛加上流過多,已經讓他的神恍惚。

“你他媽的廢!”蘇元凱冷笑一聲,重重地將白墨摔在地上,又補上一腳。

劇烈的重擊讓白墨的意識更加模糊。

“我……要等沐晴,我……不服!”

“你不服?你一個廢有什麼不服氣的?這就是你的賤命!”高秀雲冷笑連連。

蘇元凱一隻腳更是狠狠地踩在白墨的臉上,蹲下抓起白墨的右手手指。

高秀雲急忙將準備好的印泥拿了出來。

白墨瞬間就明白他們兩人的想法,他們竟然想要讓強迫自己按手印!!

白墨死死的握拳頭,就是不鬆手。

“砰!”

“你他媽的,這個時候你有力氣了!”蘇元凱一拳打在白墨的頭上。

一瞬間劇痛直接讓白墨昏死過去。

按完手印,母子倆頓時歡呼雀躍,毫不理會地上白墨的死活。

“終於功了!”高秀雲看著離婚協議,滿臉興的說道。

“這下可以讓姐姐嫁給秦了!”蘇元凱也興道。

高秀雲看向蘇元凱,“兒子,現在事辦了,他怎麼辦?你姐姐回來要是問起我們怎麼說?”

蘇元凱踢了一腳白墨,吐了口痰說道:“放心好了,媽,給我理!”

“行,不過讓他滾出中州就好了,我看見他就心煩!”高秀雲笑著,喜滋滋地就出了門。

老太太的壽宴,可不能遲到,一定要第一時間將好事告訴老太太。

蘇元凱所謂的理方式就是人將白墨拉到了荒郊野外一丟。

臨走,蘇元凱給了白墨一腳,“當年你能被爺爺救,今天你就自生自滅吧!”

此舉無異草菅人命!

令人發指!

隻是蘇元凱走的時候,卻是沒有看見,白墨手上的戒指在沾到白墨的後,卻是發出一陣亮鉆進了他的腦中。

昏迷中的白墨,腦中突然發出一陣轟響,一巨大的能量修復著他的。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

“白家後人?不錯不錯!”

“龍主回歸,先天之氣貫穿!”

“回九針凝聚生機!”

“浮在皮,如水漂木;舉之有餘,按之不足!”

“實脈有力,長大而堅;應指愊愊,三候皆然!”

“至尊歸來,懸壺救世,兼濟天下蒼生!”

“老夫去也!”

“嗷......”

一道巨大的龍吼響徹山林,百驚恐,匍匐跪地。

白墨重傷的上方,一道百十餘丈的五爪金龍張牙舞爪,吞吐天地。一把抓住白墨的頭重重地朝著桌子上撞去,頓時鮮直流。白墨苦苦掙紮,奈何手無縛之力,豈是蘇元凱的對手?“我要等沐晴……”白墨聲嘶力竭地喊道。高秀雲聞言,大怒,嗬斥道:“兒子給我打,打到他簽為止!”“砰!”蘇元凱提著白墨的領,不斷地將白墨的頭朝著桌麵上撞去,另一隻手也一拳一拳地打在白墨的上。白墨目渾濁,上的疼痛加上流過多,已經讓他的神恍惚。“你他媽的廢!”蘇元凱冷笑一聲,重重地將白墨摔在地上,又補上一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