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替嫁進門就遭棄

來,天幕掛滿星辰。大腦哄哄作響,昏昏沉沉的很痛。緩了許久,頭不那麽痛了,發現自己著子,躺在市郊的垃圾堆裏,卻不記得前一刻發生了什麽事。“我這是怎麽了,我怎麽會在這裏?”抱著自己的子,疑地問自己。五年後的一個夏季。旅遊旺季到來,玖緣縣龍村優的自然環境吸引來不旅客。米星兒戴著草帽手握鋤頭,在田間除草。這裏是農戶居住區,旅客止步。草棚裏坐著姿勢各異的兩個四歲左右,白的包子,啃著西瓜。大寶米謙將吃空的西瓜...米星兒醒來,邊新婚丈夫已經不見,看著天花板,角扯出一抹苦的笑。

昨天是十八歲生日,也是替姐姐嫁給帝都冷無麵三的日子。

聽聞這個男人生冷漠無,右臉毀了容,一直戴著半張金麵。是帝都景氏豪門私生子,很不景家人待見。所以母親才讓替姐姐出嫁。

昨晚被他瘋狂肆,算是的人禮。覺很諷刺!

此刻渾散架般,疼的連起床都有些費力。

起穿上時,房間門猛地被人一腳踢開。微怔,淡漠地看著兩個氣勢洶洶的人走進來。

來者不善!將被子拉了拉,遮住。

被子轉眼就被目眥裂的年輕人給扯掉,“小姨,這個人本就不是夏欣,就是一個山野村婦。”

米星兒著下,鎮定自若地看著們。就是個替嫁的,既然被發現了就沒什麽可怕的!隻是不知道是誰走了訊息。

“訊息可靠嗎?”富態人姿勢高傲,眼神惡毒地盯著米星兒。

“不會有錯!真正的夏欣還在夏家和別的男人談說。夏家這樣做,本就沒有把景家放在眼裏……”

“啪”狠毒的一耳甩在米星兒臉蛋上。

富態人收回手:“說,你是誰?”

米星兒被扇的大腦轟轟作響,掩住臉不卑不地說:“你們要娶誰,我就是誰……”

秀發被年輕人抓住,憤怒地將拖下床:“你這個山野村婦,看看自己什麽貨,你沒資格躺在我三哥哥的床上,更沒資格踏進景家。”

米星兒生生被拖滾下床,接著又是一耳甩在臉上。昨晚被折磨,此刻無力還擊,恨得牙關咬。

“鄙的人,”年輕人臉惡毒,憤恨地將米星兒頭發上提,臉惡毒,“我勸你還是老實告訴我小姨,也好免皮之苦!”

米星兒角掛著跡,忍痛出不屑的笑:“你們今天就是弄死我,我也不會說……”

頭發被年輕人雙手攥,頭皮傳來火辣辣的痛,人眼狠,“你就是個替代品,死了不會有人管!”

話音落,扯著米星兒的頭發就朝床頭櫃狠狠撞擊。

不知撞了多下,劇痛讓失去意識。

再次醒來,天幕掛滿星辰。大腦哄哄作響,昏昏沉沉的很痛。

緩了許久,頭不那麽痛了,發現自己著子,躺在市郊的垃圾堆裏,卻不記得前一刻發生了什麽事。

“我這是怎麽了,我怎麽會在這裏?”抱著自己的子,疑地問自己。

五年後的一個夏季。

旅遊旺季到來,玖緣縣龍村優的自然環境吸引來不旅客。

米星兒戴著草帽手握鋤頭,在田間除草。這裏是農戶居住區,旅客止步。

草棚裏坐著姿勢各異的兩個四歲左右,白的包子,啃著西瓜。

大寶米謙將吃空的西瓜皮戴在二寶米筱腦袋上,“哈哈綠帽子!”

起拔就跑。

米筱氣呼呼地在後麵追,“媽咪,大哥哥又欺負人!”

米星兒放下手中的鋤頭,看著追逐的寶貝麵溫的笑,轉瞬目著了痛。

五年前生母將接回家後,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隻知道自己被淩辱,三個月後才意識到親戚沒來,去檢查懷了五胞胎,不忍打掉就生了下來。

本是四個小子一個千金,卻在出院那天最小的千金被人走,尋找至今一直沒有結果。

而上個月二寶米筱檢查出慢細胞粒白病,和三個孩子型都不匹配,最便捷的辦法就是盡快找到五寶以及淩辱的那個男人!

的遭遇和夏家人有關係嗎?要不要給生母於舒晴打個電話問問?

這個問題糾結了許久,因為母親將接回去就發生不堪的事,而且五年了,生母再也沒有來這裏找過。

但是為了二寶,決定給生母打電話。才意識到親戚沒來,去檢查懷了五胞胎,不忍打掉就生了下來。本是四個小子一個千金,卻在出院那天最小的千金被人走,尋找至今一直沒有結果。而上個月二寶米筱檢查出慢細胞粒白病,和三個孩子型都不匹配,最便捷的辦法就是盡快找到五寶以及淩辱的那個男人!的遭遇和夏家人有關係嗎?要不要給生母於舒晴打個電話問問?這個問題糾結了許久,因為母親將接回去就發生不堪的事,而且五年了,生母再也沒有來這裏找過。但是為了二寶,決定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