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辱人者,人恒辱之!

說道:“如果不是因為你覺醒了青冥戰,雪家憑什麼讓你贅?”“另外,忘了告訴你一件事。”“當年,你之所以為孤兒,被帶回葉家,便是因為秦家被我們葉家滅了,犬不留,哈哈哈……”轟!晴天霹靂!秦東被這個訊息,震得三觀都快崩碎了,萬萬沒想到,自己了十幾年的義父,竟就是自己的殺父仇人?直到這時,秦東才終於想起:為何每一次葉天雄過壽,他都會特意自己奉茶,然後當眾恭恭敬敬喊一聲“義父”!而每到這個時候,葉天雄都會仰...“秦東命真好,居然娶了雪家大小姐,了雪家婿。”

“聽說雪紫煙可是炎京第一人啊,嘖嘖..”

“哎,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新婚之夜,秦東聽著外麵不斷傳來地贊嘆聲,臉上寫滿了幸福。

他原本不過是葉府一名義子,如今不但覺醒了青冥戰,又贅雪家,了豪族貴婿,也算是走上人生巔峰了。

“等婚禮結束,我便將‘混元金丹’送回葉家,以報葉家養育之恩。”

突然,秦東手掌一翻,對著一粒流溢彩的金丹喃喃自語。

這是雪家的聘禮,他並不打算私吞,而是回饋葉家。

他自父母雙亡,若不是葉家收留,秦東本不可能活到現在。

得瞭如此重寶,他當然要拿來報恩了。

嘎吱!

突然,房門推開,隨即一對俊男靚走了進來。

秦東見狀,登時麵喜:“大哥,青瑤妹妹,你們怎麼來了?”

“二弟,你功贅雪家,大哥自然是過來道喜了。”

葉麟滿臉笑容道。

“是啊,二哥,聽說你還得了一枚混元金丹,能不能拿來給我們看看?”葉青瑤連道。

“你們看!”

秦東二話不說,立時手掌一翻,便將丹藥呈現在了兩人麵前。

“果然是混元金丹!”

兩人一見,登時兩眼放,麵狂喜!

“這混元金丹是聘禮,原本我就打算明日送回葉家,既然你們來了,不如今天就帶回去吧。”秦東一臉真誠道。

“二弟,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趕出來吧。”葉麟登時一臉迫不及待,連聲催促:“隻要得到了混元金丹,青瑤妹妹就能順理章,進皇極道府,為門弟子了。”

“來,給你。”秦東立即將丹藥塞給了葉青瑤。

可惜,秦東想象之中,兄妹三人其樂融融的場麵並未出現,而是——

噗!

一柄短劍陡然出現,刺了秦東口!

而後,一製之力擴散而出,徹底將他錮。

“大哥,快,取下這廢戰骨,為我所用。”葉青瑤一手抓著混元金丹,一邊興地道:“隻要得到了秦東的戰骨,那青冥戰,可就歸我了。隻要我了皇極道府,你也能得到數之不盡的好。”

“好,大哥這就為你取來。”葉麟二話不說,一掌打在秦東頭頂,強行出一虛影戰骨,往葉青瑤之中灌。

轟!

得到了戰骨,葉青瑤氣息立刻層層暴漲,沒一會兒,竟越了好幾個小境界,踏了聚氣境!

而秦東,則是元氣滾滾流失,連丹田都破碎了。

沒有了丹田,也就意味著,秦東徹底廢了。

“青瑤妹妹,你…你們這是…為什麼?”秦東慘出聲,疼得臉都扭曲了起來。

“秦東,你不過是葉家養的一條狗而已,如今時機已到,自然要為我們葉家奉獻了。”

葉麟哈哈大笑,用一種俯視的姿態說道:

“如果不是因為你覺醒了青冥戰,雪家憑什麼讓你贅?”

“另外,忘了告訴你一件事。”

“當年,你之所以為孤兒,被帶回葉家,便是因為秦家被我們葉家滅了,犬不留,哈哈哈……”

轟!

晴天霹靂!

秦東被這個訊息,震得三觀都快崩碎了,萬萬沒想到,自己了十幾年的義父,竟就是自己的殺父仇人?

直到這時,秦東才終於想起:

為何每一次葉天雄過壽,他都會特意自己奉茶,然後當眾恭恭敬敬喊一聲“義父”!

而每到這個時候,葉天雄都會仰天大笑,暢快異常。

原來,兩家本就不是親族,而是死敵啊。

“當初若不是爹爹看出,你是青冥戰,否則又豈會留你狗命?帶回葉家?”葉青瑤覺得這一切都彷彿是理所當然,得意道:“為我的墊腳石,這就是你的宿命!”

“哈哈,父親的算計,又豈是這個傻子可以看明白的?”

葉麟廢掉了秦東,似乎還不想離開,而是說道:“青瑤,如果沒事的話,你先出去吧,我想留下來,好好‘安’一下弟媳。”

“別太過分,留下這小子的狗命,免得到時候雪家反悔,要回混元金丹,那可就麻煩了。”葉青瑤撂下這句話,便離開了。

葉麟則是獰笑著,掏出了一把匕首,來到秦東麵前。

“大哥……不,葉麟,你還想做什麼?”秦東悲聲怒吼。

“隻要你完全廢了,雪紫煙也變了我的人,那麼一切……也就順理章了!”

葉麟說著,便在秦東手腳筋脈,飛快地接連掠過。

霎時間。

秦東不止是丹田廢了,就連手腳筋脈,都鮮飆飛,被齊齊挑斷!

如此一來。

別說是復仇了,哪怕是有尊嚴的活著,都了一種困難!

“滅了秦家,奪我戰骨,難道這一切還不夠嗎?葉麟,你簡直就是一個畜生。”秦東目呲裂。

“你以為這就夠了?為了這一天,我可是謀劃了好久,秦東,待會兒你就好好看著,雪紫煙如何在我手裡仙死,婉轉承歡!”

說著,葉麟隨手一腳,便將秦東狠狠踢進床底。

而後,他竟又換上了一嶄新的紅袍,留在房裡,當起了新郎。

“戰骨被奪,族人盡滅,手筋腳筋都已被盡數挑斷,如今連新婚妻子都要被辱?完了,一切都完了......”

秦東如墜深淵,覺整個世界,彷彿都在這一瞬崩毀殆盡。

他原本隻是想犧牲自己,讓葉家益。

沒想到最後,竟是這種淒慘結果。

然而,秦東沒有注意到的是:

他口的鮮並未全部流失,而是有一,順著口蔓延到了一枚塔形吊墜之中,消失不見!

“破而後立,天下無敵!”

“秦東,你可願接我‘淩霄天帝’的傳承?!”

陡然一道古老滄桑的聲音,如洪鐘大呂,在秦東意識之中炸響!

與此同時。

一尊金小塔,竟也出現在了秦東意識世界之。

“昊天塔!”

秦東本就於絕之中,此刻就好像要抓住最後一救命稻草一般,想也不想,徑直答道:“我願意!”

話音剛落,龐大的資訊,便湧了秦東意識之。

這金小塔,原本是秦東一次遊玩途中意外所得,因為覺得新奇,便常年掛在了脖頸之上。

可誰曾想——

這座昊天塔之中,竟藏著一位天界至尊的曠世傳承!

淩霄天帝,原本是一位新晉至尊,煌煌神威,震九霄,哪怕是太古至尊青華帝君,也要對他忌憚三分,禮敬有加。

還被冠以‘至尊’之名,與三大帝君齊肩!

可惜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為了消除這個患,青華帝君竟將自己的兒‘青瑤仙子’許配給了淩霄天帝,並在新婚之夜,聯合另外兩大帝君,突然發了襲,導致其死隕落,了仙界至今未解之謎。

臨死前,淩霄天帝為了留下傳承,便耗盡修為,將昊天塔扔進了時空裂之中。

“年輕人,了本帝傳承,便要謹記三件事。”

“第一,若是有朝一日,你修為有,務必要殺上天界,為我報仇。”

“第二,為師最大的憾,便是沒有修煉混沌造化訣,你懷昊天塔,若不能以混沌之力催,結局必定是萬劫不復,十死無生……”

“第三,昊天塔是太古至寶,那青華帝君與青瑤仙子必會降下一縷真靈,轉世投胎,在冥冥之中與你搶奪,不到萬分危急之時,千萬不要暴此寶,切記,切記......”當然要拿來報恩了。嘎吱!突然,房門推開,隨即一對俊男靚走了進來。秦東見狀,登時麵喜:“大哥,青瑤妹妹,你們怎麼來了?”“二弟,你功贅雪家,大哥自然是過來道喜了。”葉麟滿臉笑容道。“是啊,二哥,聽說你還得了一枚混元金丹,能不能拿來給我們看看?”葉青瑤連道。“你們看!”秦東二話不說,立時手掌一翻,便將丹藥呈現在了兩人麵前。“果然是混元金丹!”兩人一見,登時兩眼放,麵狂喜!“這混元金丹是聘禮,原本我就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