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失敗的碰瓷

齡子。“王叔,你說上頭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明明可以進刑警隊的,為什麼把我給調到治安管理上了,難道我宋可欣隻能跟那些小賊打道嗎!”妙齡子憤憤不平的說道。“可欣啊,別鬧脾氣,局裡這麼安排也是出於護,我跟趙局長都是你爸的老部下了,你說萬一你真出了什麼事,這讓我們怎麼跟你爸代呀?”王叔無奈的嘆了口氣道。“哼!你們就是看不起我,非得哪天我破了一起大案你們才能……”呲——一陣急促的剎車聲打斷了宋可欣的話,就在惶...“我葉默,今年二十四,通八門外語……”

“去去去,一邊去,沒看見我們牌子上寫著招的是翻譯嘛!”

“領導,給個機會唄,我保證……”

“滾!保安呢!給我把這惹事的扔出去!”

江北的人才市場上,葉默抱著一堆簡歷頹然的走在過道上,這已經不知道是他第多次被拒了。

“有眼不識金鑲玉!老子不陪你們玩了,大不了回家吃飯去!”葉默憤憤不平的罵了一句,回應他的是周圍人白眼和鬨笑。

盡管上這麼說,可一聽說前麵有招聘書的,葉默還是立馬竄了過去,這次更好,招聘的那位領導直接了一句:“那個大的!就你了!”

葉默這次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被淘汰了,可想想人家是匈大畢業的,這種高階海歸自己學歷上還真比不了,匈牙利大學雖然沒聽過,可……

好吧,當看到那個花枝招展的妹子著傲人的事業線走出人群時,葉默懂了,葉默什麼都懂了!

去你媽的江北人才供需洽談會!老子不玩了!

出了會場前麵就是天橋,上麵一大群民工麵前豎著塊牌子等活乾,盡管招聘會打破了葉默的最後一希,可他就像等著下鍋的魚頭,覺得自己或許可以再搶救一下。

葉默堅信是金子早晚會發,真當他在天橋上乾等了一整天後,葉默的火氣終於發了!

“艸!不就是一份工作嘛!我還不信找不著工作老子能活活死!”

就在這時,遠傳來了兩道熾亮的車燈,葉默立馬興起來,那是一輛寶馬七係,在江北已然是絕對的豪車,葉默知道他今天的飯票終於來了。

此刻,寶馬車裡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正在練的換擋,至於他邊上則是坐著一個二十來歲的妙齡子。

“王叔,你說上頭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明明可以進刑警隊的,為什麼把我給調到治安管理上了,難道我宋可欣隻能跟那些小賊打道嗎!”妙齡子憤憤不平的說道。

“可欣啊,別鬧脾氣,局裡這麼安排也是出於護,我跟趙局長都是你爸的老部下了,你說萬一你真出了什麼事,這讓我們怎麼跟你爸代呀?”王叔無奈的嘆了口氣道。

“哼!你們就是看不起我,非得哪天我破了一起大案你們才能……”

呲——

一陣急促的剎車聲打斷了宋可欣的話,就在惶然不知發生什麼的時候,一道殺豬似的慘嚎從車前傳來過來。

“啊——我的被撞斷了!孫子,我記住你們車牌號了,蘇J1428,不賠個七八百塊的你們別想走!”

大晚上的冷不丁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嚎,聽著就讓人骨悚然,兩人都被嚇得不輕,趕忙下車看看到底是什麼況。

“啊?你沒事吧?傷到哪了?要我幫你家裡人嗎?”宋可欣到底是個小姑娘,一看到車前躺著個人,臉上的冷酷乾練立馬變了張。

倒是王叔一臉鬱悶的看了看車頭又看了看地上這小夥,中間隔著至兩米遠,沒見過挨撞還能的像你這麼歡的,要不是我剛才剎車踩的快,你小子沒準直接就進太平間了,就算是瓷好歹也專業點啊!

倒在地上的赫然就是葉默,雖然第一次做這事不太嫻,可沒想到還真讓他釣上了兩條大魚。

“孫子!車牌號我記下了,你們臉我也看到了,你們是哪個單位的,大晚上的開車都不帶避讓行人嗎!”

宋可欣一聽這話就慌了,剛剛調來警隊就通肇事,這事鬧大老爹不正好借題發揮把從警隊開了呀!

倒是王叔一臉淡定的看著葉默說道:“問我哪個單位是吧?這是我工作證,看仔細了。”

葉默一聽這傢夥牛呀,攤上大事竟然還這麼鎮定,絕對有錢的主,就沖他這份淡定回頭必須再多要個三五百塊!

隻是葉默這才剛剛接過工作證,臉上的頓時就了幾下,隻見工作證裡寫著這樣幾個字:“王正義,男,江北市公安局副局長,局常委副書記。”

葉默覺心裡涼嗖嗖的,抬頭正好對上王叔那似笑非笑的目。

“哈,警察叔叔,我鬧著玩的,今天的月真不錯呀,沒什麼事那我就先撤了哈?”

宋可欣原本就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眼下一聽這話瞬間就明白了,當下然大怒:“王八蛋!竟然敢你姑的瓷,你小子活膩了!”

“咳咳!”邊上的王叔乾咳了兩聲,隨後對葉默說道:“小子,跟我們走一趟吧。”

“不是吧?真要走?我就是鬧著玩啊,誤會!全都是誤會呀!”葉默臉瞬間就垮了下來,家裡那老婆原本對他就不待見,要是再讓知道自己瓷了警車進了號子,還不得更瞧不上他了?

“聾了!上車!還要姑我請你嗎!”宋可欣的火脾氣頓時就上來了,邊上的王叔又重重的咳了兩聲,卻被宋可欣華麗的無視了。

就在宋可欣等的不耐煩即將發的時候,不料葉默的速度比還快,直接雙膝一死死地抱住宋可欣修長白皙的大哭嚎道:“警察同誌,我冤枉啊!其實我是電大表演係的學生,我發誓剛剛我就是鬧著玩而已,求求你放我走吧,我家煤氣灶上還燉著湯呢!”

宋可欣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等反應過來才意識到自己的大被人給抱住了,尤其是那一雙賊兮兮的大手不知是張還是什麼緣故竟然還小幅度的挲著,宋可欣也是又又怒。

可憐的外表下,葉默現在心裡不知道有多爽,小丫頭片子,跟哥鬥你還了點,話說這還真是有彈啊。

葉默YY著,一時還真有些上癮了,直到某個冰冷的管狀抵上了自己的腦門。

“再不放手我可要開槍了!”

葉默抬頭,正好看到宋可欣那滿臉的冰霜,葉默下意識的就放開了手,因為他看到手槍的保險竟然是開啟的!

就這樣,葉默在回華夏的第三天就榮的進了號子。

審訊室裡的機械一樣的對白,除了姓名和年齡再也問不出別的,尤其是葉默世清白沒有案底,即便宋可欣氣的牙的也拿他沒辦法。

瓷未遂,連給他加個罪名都不行,哪怕說擾社會治安關他幾小時都覺得牽強。

“可欣,算了吧,看來是窮瘋了了個不功的瓷,再把人扣著那就是違反紀律了。”邊上的王叔小聲的提醒道。

“哼!便宜這王八蛋了!”宋可欣雖然上這樣說,可真把葉默從這放出去的時候,外麵已然是月明星稀了。

葉默看了下不甚明朗的夜空也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想想這一整天自己都經歷了什麼,果然這次回華夏就是一個錯誤。

這麼晚了,家裡那名義上的老婆連個電話都沒有,估計不得自己死外麵吧,事實上葉默也怕回那冰冷的家。

要不是認祖歸宗,要不是老爺子咽氣前給他包辦了這場政治婚姻,他何至於有家不能回,事實上那也不算他的家,而是他那總裁老婆買下的海景別墅,房產證上可沒他葉默的名字。

“小夥子,你在我這攤子前都嘆氣半天了,剛出爐的紅薯,嘗嘗唄?”一道老邁的聲音打斷了葉默的思緒。

“不了大叔,我就是聞聞,其實我不的。”話音落下,韓飛的肚子就了起來,那一個尷尬呀!

賣烤紅薯的大叔也是個善人,直接從爐膛裡出兩個最大的紅薯遞給葉默說道:“孩子,拿著吃吧,別著自己。”

“我……沒錢。”

“沒事,誰沒個難的時候,趁熱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賣紅薯的大叔慈祥的說道。

葉默心裡滿是慨,這世上終究是好人多一點呀!

“老闆,給他來份驢火燒,巨量塊的那種,算我的。”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從後傳來,聲音聽著有些耳,葉默轉過頭,後站著的可不就是剛把他帶進局子的那個警察嘛!

“你乾嘛!我可不需要你同!”葉默冷酷的一甩頭道。

“哈哈哈,上說不要,卻很誠實嘛,你倒是把驢火燒放下再跟我說話呀?”宋可欣沒心沒肺的笑道。

瞧著葉默狼吞虎嚥,似乎好幾天都沒吃過飽飯的樣子,宋可欣漸漸地也笑不出來了。

沒錢寧願挨,這樣的人能壞到哪去,但凡有個工作的話,他也不至於被生活到這份上吧。

“哎,我表姐公司招人,要不你去試試吧,實在不行報我的名字,至也能混個實習助理,也是算是有份工作養得活自己了。”宋可欣聲道,隨即掏出一張名片遞給了葉默。

“你剛才說啥,我能找著工作了?”葉默頓時停了下來,臉上的意外和欣喜看的宋可欣也是一陣心疼,宋可欣隨即重重的點了下頭。

“太好了!我終於找到工作了!警察同誌!謝謝!謝謝啊!”葉默激之下一把就抱起了宋可欣原地轉了兩圈,在潔的腦門上啵了一口就興地跑開了。

“太好了!太好了!老子終於找到工作了!哈哈哈……”

宋可欣腦袋懵懵的,直到葉默的影消失在小路的盡頭纔回過神來:“王——八——蛋!老孃滅了你!”的時候,外麵已然是月明星稀了。葉默看了下不甚明朗的夜空也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想想這一整天自己都經歷了什麼,果然這次回華夏就是一個錯誤。這麼晚了,家裡那名義上的老婆連個電話都沒有,估計不得自己死外麵吧,事實上葉默也怕回那冰冷的家。要不是認祖歸宗,要不是老爺子咽氣前給他包辦了這場政治婚姻,他何至於有家不能回,事實上那也不算他的家,而是他那總裁老婆買下的海景別墅,房產證上可沒他葉默的名字。“小夥子,你在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