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南柯一夢

裡麵進來,在宿舍潔白的墻壁上塗上了斑斑駁駁的金圈。這一縷縷,讓葉鳴徹底清醒過來,心裡忽然有了一種負罪的覺:陳怡姐那麼端莊、那麼高雅,對自己又那麼關心照顧,而且還有老公,自己怎麼老是做這種和在一起纏綿的春夢呢?雖然,很多人都說陳怡那個千萬富翁老公常年不回家,而且經常在外麵沾花惹草。但是,陳怡卻從沒在局裡說過老公半句壞話,也從沒有在人前流過過得並不幸福的緒。始終那麼清清淡淡,那麼寵辱不驚,那麼高雅端莊...葉鳴剛剛從省地稅局學習回來的那天中午,就做了一個很荒唐的夢:在夢裡,他與同辦公室的陳怡姐地擁抱在一起。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令他在一瞬間隻覺得骨筋,幸福得差點兒暈眩過去——

“刮涼哦——”

窗外忽然傳來一聲長長的、尖利的吆喝賣聲,把葉鳴從春夢的激中倏地拉到了現實世界。

他迷迷朦朦地睜開眼睛,心裡咒罵著外麵那個天天中午都來地稅局家屬院賣刮涼的小販,同時還有點不甘心地出雙手,在空中張牙舞爪地虛撈了幾下,似乎還想把剛剛睡夢中陳怡那人的從夢境中撈出來,和自己繼續演完接下來的激戲……

但是,桌上的鬧鐘又不合時宜地“嘀鈴鈴”鳴起來,徹底碎了他的春夢。

他懶洋洋地從床上爬起來,關掉鬧鐘,坐在床沿上怔怔地出了一會兒神。

剛剛那個夢雖然很荒唐,但是,卻是那樣地真實,那樣地人,以至於他現在都覺得渾骨筋,鼻子裡似乎還能聞到陳怡上那醉人的香,邊也好像還殘留著口腔裡清新馨香的味道……

外麵的天氣很好。從百葉窗簾的隙裡麵進來,在宿舍潔白的墻壁上塗上了斑斑駁駁的金圈。

這一縷縷,讓葉鳴徹底清醒過來,心裡忽然有了一種負罪的覺:陳怡姐那麼端莊、那麼高雅,對自己又那麼關心照顧,而且還有老公,自己怎麼老是做這種和在一起纏綿的春夢呢?

雖然,很多人都說陳怡那個千萬富翁老公常年不回家,而且經常在外麵沾花惹草。但是,陳怡卻從沒在局裡說過老公半句壞話,也從沒有在人前流過過得並不幸福的緒。始終那麼清清淡淡,那麼寵辱不驚,那麼高雅端莊,那麼矜持得……

而正是這份高雅和矜持,令葉鳴在心目中把當做了神,當做了自己的擇偶標準,以至於他參加工作四年,談了三個朋友,最後都因為覺得們和陳怡差距太大而最終告吹……

當然,葉鳴心裡很清楚:局裡像他這樣喜歡甚至暗陳怡的男人,絕對不止一個。

陳怡號稱“k市地稅係統第一花”,也是葉鳴心目中那種最完的人:的父母都是大學教授,可以說是名門閨秀。而且,材高挑苗條,白膩潤澤,五致漂亮,氣質嫻雅端莊,言談溫婉和,普通話標準得堪比中央電視臺的播音員……從的上,出一高貴典雅的氣息,令和麪對麵坐著的葉鳴常常有一種自慚形穢的覺。傳來一聲長長的、尖利的吆喝賣聲,把葉鳴從春夢的激中倏地拉到了現實世界。他迷迷朦朦地睜開眼睛,心裡咒罵著外麵那個天天中午都來地稅局家屬院賣刮涼的小販,同時還有點不甘心地出雙手,在空中張牙舞爪地虛撈了幾下,似乎還想把剛剛睡夢中陳怡那人的從夢境中撈出來,和自己繼續演完接下來的激戲……但是,桌上的鬧鐘又不合時宜地“嘀鈴鈴”鳴起來,徹底碎了他的春夢。他懶洋洋地從床上爬起來,關掉鬧鐘,坐在床沿上怔怔地出了一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