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親手摘綠帽子

去一拳將賀潤笙那人模狗樣的偽君子打下馬。“大哥。”顧清儀出芊芊素手按住哥哥的袖子,清亮如月的眸子凝視著對方,“你知道這婚事不是我想要的。”“那他也不能這樣辱與你。”顧逸疏顧忌著此地不是家中,因此低了聲音怒道。“若無他們私相授,郎妾意,我豈能順利解這門婚事?”顧清儀冷笑一聲,“家中部曲已探得訊息,賀潤笙修書一封給皇叔,想來就是為了退婚一事。”“就算如此,也不能便宜了這廝,藉著顧家的基他才能在軍中走的...太安六年,宇文部十萬大軍犯鏡,定北王賀潤笙奉旨出征。

鏖戰半年,擊潰敵軍,定北王凱旋迴城的路上,帝駕崩。

“王爺,先帝駕崩時托孤於皇叔,新帝年,皇叔攝政,您帶大軍回城,陳兵城外威勢人,必能達心願。”駱虎強忍著興說道。

自家王爺心儀傅六娘子,先帝卻賜婚顧家郎於王爺。

那顧家郎空有第一人的稱號偏偏裡是個草包,如此俗怎麼配得上他家英明神武的王爺。

先帝一死,新帝年,王爺驅逐宇文部立下大功,不過是退個婚,難道皇叔還能為難大功臣不?

定北王騎在赤大馬上,凝視著惠康城的方向,俊逸中著狠厲的容出一個笑容。

駱虎一見,就知道自己所言必然是王爺所想,眼珠一轉,又說了一句,“王爺,不如您書信一封與皇叔,提前與皇叔訴說原委,想來皇叔必然能諒。”

婚事是先皇所賜,若是退婚,小皇帝就得點頭。

可小皇帝一個小娃娃能懂得什麼,還不是皇叔要點頭。

若是提前能得了皇叔的首肯,此事就了。

定北王眉峰微微一挑,看著駱虎,不知想起什麼轉瞬冷笑一聲,“那你就跑一趟吧。”

駱虎大喜,了。

如此,傅六娘子那邊也能代了。

******

北征大軍浩浩回了惠康,百姓夾道歡迎,酒寮二樓幾名穿錦的郎臨窗而立,滿臉興嘰嘰喳喳,不時還將手裡的香帕荷包等朝著定北王擲出去。

其中一個穿綠衫的子雙眼微瞇,看著馬上的人手中的荷包準確無比的落在了賀潤笙的上。

賀潤笙接住荷包,轉頭回,隔著茫茫人海與綠衫子深對視,旋即角勾起一抹笑容。

“六娘子,定北王接住了你的荷包,他在看你!”

“六娘子真是好運氣,可惜我的荷包落空了。”

“哎,定北王是不是對著六娘子笑了?”

酒寮對麵的茶坊二樓,顧清儀看完這一出好戲嘖嘖兩聲,不愧是“真心”相的一對狗男,就這樣都能接住荷包對視功。

想穿越前看了那麼多的電視小說,也冇眼前這個彩啊。

難道這就是“”的定律?

顧逸疏的臉已經掛不住了,就要起衝下去一拳將賀潤笙那人模狗樣的偽君子打下馬。

“大哥。”顧清儀出芊芊素手按住哥哥的袖子,清亮如月的眸子凝視著對方,“你知道這婚事不是我想要的。”

“那他也不能這樣辱與你。”顧逸疏顧忌著此地不是家中,因此低了聲音怒道。

“若無他們私相授,郎妾意,我豈能順利解這門婚事?”顧清儀冷笑一聲,“家中部曲已探得訊息,賀潤笙修書一封給皇叔,想來就是為了退婚一事。”

“就算如此,也不能便宜了這廝,藉著顧家的基他才能在軍中走的如此順利,如今想要另攀高枝,也得問問我顧家的意思。”顧逸疏下怒火,看著妹妹沉聲說道。

“這是自然。”顧清儀輕輕頷首,“隻是皇叔古怪,難以揣測,這次退婚且看皇叔如何置再做應對不遲。”

賀潤笙親手給帶上的綠帽子,顧清儀就能讓他親手給自己摘下來。

穿越這種神奇的事都能砸到頭上,還有什麼不可以!

傅家可不是顧家,他們家的郎一向是稱斤論兩談婚論嫁,定北王就算是立下了戰功,在傅家眼中也不過是一個出庶族的莽漢,不值一提。

要娶傅六,冇那麼容易。愧是“真心”相的一對狗男,就這樣都能接住荷包對視功。想穿越前看了那麼多的電視小說,也冇眼前這個彩啊。難道這就是“”的定律?顧逸疏的臉已經掛不住了,就要起衝下去一拳將賀潤笙那人模狗樣的偽君子打下馬。“大哥。”顧清儀出芊芊素手按住哥哥的袖子,清亮如月的眸子凝視著對方,“你知道這婚事不是我想要的。”“那他也不能這樣辱與你。”顧逸疏顧忌著此地不是家中,因此低了聲音怒道。“若無他們私相授,郎妾意,我豈能順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