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在外星坐牢

是有那麼點小聰明的。”紅髮星眸閃亮著說道:“康諾局長,你打算滿足他這個要求嗎?”康諾那張胖臉五都氣的扭曲了,忽然,他靈機一,想到了一件事。“嗬嗬,小事一樁。”胖子康諾一臉老狐貍一般的笑容,“不就是一瓶基因優化嗎,等會我就人送來。”夏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康諾和那紅髮消失在走廊的儘頭他在恍然醒悟。“糟糕,這次失算了,看來這傳說中的基因優化在他們這裡是一種很便宜的東西,應該多要兩瓶。”夏飛有些懊惱...第一章

在外星坐牢()

從古至今,有許許多多坐過牢的前輩,可要說坐外星人的牢,夏飛無疑是第一個。

從古至今,坐過牢的前輩們無不希牢門忽然開啟,而夏飛卻在這間牢房活的很滋潤,他甚至已經有些捨不得這裡了。

地球時間六點整,夏飛正蜷著子躺在那張窄小的單人床上,他用一條軍綠毯子將自己從頭到腳掩埋起來,睡得很香甜。

滴滴滴滴。

床頭上一塊廉價電子錶發出難聽的又刺耳的聲音,將夏飛從睡夢中吵醒。

他順手按表上的靜音鍵,迷迷糊糊從床上坐了起來。

心中默數到三,然後猛地睜開眼睛。

幾秒鐘之後,夏飛確認自己依舊是在牢房裡,他的臉上出一個滿意的微笑。

這間牢房比夏飛的家還要舒適,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間裡各種設施俱全,無論春夏秋冬永遠都是那麼的溫暖,甚至還有一間獨立的淋浴室。

夏飛先是在浴室裡痛痛快快洗了一個熱水澡,然後從智慧洗機裡取出自己的服。

夏飛無法用語言形容自己對這種高階洗機的熱,臟的服放進去隻需要五分鐘便會變乾淨的,而且還被仔細的熨過,帶著一般的清新。

這簡直就是單漢的極品聖,有了它,再也無需因為一堆臭子而發愁,更不用為從中挑揀出一雙稍微乾淨的而犯難。

吃過一頓味道很像中華牙膏的早餐,夏飛坐在床上發呆,如果是在地球,這時間他已經騎著單車出門了,到公司領取郵件而後分發出去。

自行車速遞員在地球曆2019年是一份很火的工作,這年頭就冇有不堵車的城市,所以靈活的自行車了快遞業務的首選。

每送一份郵件夏飛可以得到五塊錢,每月一千五百塊左右的收還算過得去,足夠讓夏飛在北京這座大城市裡活著,運氣好的話,每月還能去看一場電影,喝一杯可樂吃一桶米花。

歎了一口氣,夏飛決定做幾個俯臥撐來打發難熬的時間。

他把腳放在床上,雙手撐著地麵。

“1,2,3,4……”

汗水漸漸從腦殼上滴落,原本簡單的作變得越來越沉重,但是夏飛並不打算放棄。

做完俯臥撐接著是,完了繼續俯臥撐。

直到耗儘最後一力氣,夏飛躺倒在床上,拉過毯子將頭矇住。

於是乎,夏飛又開始睡覺了。

起床,洗澡,吃飯,俯臥撐,,睡覺,這就是夏飛每天的工作,半個月以來就這麼周而複始的重複著,當然了,他還要按時去接胖子康諾的盤問。

也不知過了多久,走廊裡傳來一連串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毯子裡夏飛很警覺的睜開眼睛,胖子康諾的腳步聲沉重而懶散,很容易分辨,另一個腳步聲夏飛並不悉,這是一種鏗鏘清脆的聲音,很像是高跟鞋踩在地麵上發出的。

“人?”夏飛自言自語道,但很快他又打消了這種猜測,“監獄裡怎麼會有人?這一定是幻覺。”

嘡啷!

沉重的鐵門被開啟,兩個人一前一後走進房間。

這一切夏飛早已習慣了,按照常例,他們下一步就要把自己帶到審訊室,而後問上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問題。

“哎,你們就是再問一千遍,一萬遍我的回答還是一樣的,我夏飛,十七歲,地球人,份證號ess370402。,冇錢,冇車,冇房,冇朋友,更不是什麼鬼影。”夏飛有些懊惱的說道。

掀開毯,夏飛從床上坐了起來,他用手了通紅的雙眼,“好了,我這就跟你們走,你們這是侵犯人權知道嗎?地球雖然隻是一個低等級文明星球,可我們怎麼說也是人類。”

夏飛眼睛的做突然靜止不了,因為出現在他眼前的除了胖子康諾之外還有一個陌生的人。

的高在一米七五左右,材凹凸有致,一頭華麗的紅髮瀑布般披在肩上,看的年齡應該有二十七八歲,素麵朝天不施黛,渾散發著一特有的魅力。

穿著青職業裝,前有一枚銀圓形徽章,上麵三顆星星在燈的照下很是耀眼。

紅髮盯著夏飛看了好半天,看的葉飛有些發,忽然,捂著笑了起來,夏飛注意到笑的時候左邊臉蛋有一個調皮的酒窩,“這就是你們抓到的鬼影?”

鬼影,宇宙中最神的刺客,也是最倒黴的一個,據說他這輩子隻做過一件案子,卻因此了宇宙中為數不多的超級通緝犯之一。

胖子康諾漲紅著臉,支支吾吾說道:“我,我們以為。”

“你們以為什麼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紅髮就像是在訓斥小孩子一樣,“你們警察的辦事效率還真不是蓋的,竟然抓來一個連第七腦域都冇開的原始人冒充鬼影,拜托你們專業點好不好?要冒名頂替也抓一個像樣一點的。”

胖子康諾腦袋上開始冒汗,他掏出手絹了額頭的汗水,“我們無意中巡查到地球,發現他上帶著一個和鬼影一一樣的莫爾石掛墜。”

說完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紅掛墜遞給紅髮,這掛墜的形狀彷彿一滴鮮紅的,正滴落,上麵還著一張黃標簽,標簽上兩個大字證很是刺眼。

紅髮匆匆看了兩眼,手腕一抖,將掛墜扔還給夏飛,夏飛一把接住掛墜,心說:“兄弟,這回你害的我好苦啊,撿到你我還以為是撿到了寶貝,結果倒好,害得我無端端坐了半個月冤獄,還是外星人的冤獄。”

也冇多想,夏飛撕下標簽將掛墜重新套在脖子上。

“這種掛墜自由市場上五十星幣一個要多有多,難不帶著這種掛墜的都是鬼影?”紅髮不屑地說道:“再說,鬼影帶著一條滴形莫爾石掛墜這隻是一種傳說,事實上誰也不知道他究竟什麼樣子。”

“可他隻是一個原始人,怎麼會有莫爾石做的掛墜?這不是很讓人懷疑嗎?”康諾還在辯解。

紅髮有些生氣了,冷著臉說道:“原始人有莫爾石掛墜怎麼了?你們調查過他們的星球嗎?說不定他們居住的星球就有莫爾石出產。”

康諾不再說話了,他不停用手絹著臉上的汗水,張之極,彷彿這個紅髮隨時能把他吃掉。

夏飛眉頭微皺,用堅定的語氣說道:“抱歉,我必須打斷你一下,我夏飛,是一名地球人,並不是什麼原始人。”

紅髮轉過頭,很驚訝的看著夏飛,“?這個稱呼不錯,我很喜歡,可惜在我看來你還是一個原始人,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的目就像是一個人類在觀賞一隻猴子,讓夏飛覺得很不舒服。

“。”夏飛出一個燦爛的微笑,“我真的是一名人類,而不是用石打獵的原始人。”

紅髮笑了起來,“怎麼?你認為不用石打獵就不是原始人了嗎?”說話間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煙盒大小的微型計算機,輕輕一按。

唰!

一麵幕突然開啟,紅髮在上麵飛快輸了地球兩個字。

“地球,三年前被宇宙探險家麥道夫發現,文明程度介於原生態星球和一級文明星球之間,七十億地球人居然分二百二十四個國家。”

“地球人的第七腦域開啟概率是一億分之一,被泛人類聯盟定義為零點五級文明星球。”紅髮念著幕上關於地球的資訊,言語間毫不掩飾對地球的嘲諷。

“很憾,地球隻是零點五級文明星球,所以在眾多宇宙文明看來,你們隻是一群剛剛學會向星空的原始人。”

一旁的康諾也跟著笑了,碩大的啤酒肚一一。

紅髮冷冷的撇了一眼康諾,“你居然好意思笑?要我說,你們海藍星警察連原始人都不如,簡直是一群蠢貨!”

康諾很尷尬的收住笑聲,悻悻的撓著他大的腦袋,毫不敢反駁。

夏飛無語了,他這輩子頭一次發覺證明自己是人類竟然如此困難。

“第一,地球已經按照宇宙泛人類聯盟的要求組了地球聯邦政府,第二,我們現在的腦域開啟概率已經達到了百萬分之一,第三。”

夏飛愣了一會,輕歎道,“算了,我和你爭這些有什麼用?地球是不是文明星球和我有什麼關係?”

紅髮頗玩味的笑道:“怎麼能說沒關係呢,畢竟地球是你的母星,雖然原始落後了...始落後了一點。”

夏飛站起來了一個懶腰,“地球就算是高等級文明又怎麼樣?政府再有錢也不會分給我,我還不是一樣要天天打工,按時稅房租。”

他用眼睛仔細看了看紅髮前的徽章,“咦?裁決者!你竟然是一名裁決者!難怪康胖子這麼害怕你。”

康諾狠狠瞪了一眼夏飛,卻並冇有任何反駁,夏飛說的冇錯,他隻是一個一級文明星球的警察局長,在裁決者麵前連個螞蟻都不如,何況這位還是白銀三星裁決者。

“嗬嗬,你一個原始人也知道裁決者?“紅髮不以為然道。

“去年裁決者工會在地球設立了分會,聽說裁決者是宇宙中最高貴的職業之一,怎麼個高貴法我也搞不清楚,總之裁決者全都是很有錢的人。”

康諾一臉不屑的說道:“果然是未開化星球的原始人,裁決者大人是何等的尊貴,怎麼能和低俗的金錢相比?”

他突然發現,這是一個拍這位裁決者馬屁的好機會。

“裁決者與修者並稱兩大超級職業,他們可以優先使用絕大多數的公共設施,還可以自由進許多不對外未開放的星球,而且有一百萬星幣無息貸款額度,連抵押都不需要。”

“一旦被裁決者工會定義為罪犯,裁決者有權直接決犯人,不任何法律的製約,每一名裁決者都擁有一次終極決權,哪怕他用決權殺死一名總統也不會到起訴的。”

“任何殺害裁決者的行為都將被視為向整個裁決者工會宣戰,罪犯會被裁決者工會列超級黑名單,永久追殺,不死不休!”

夏飛被裁決者諸多匪夷所思的特權所吸引,眼睛一亮,“我明白了,裁決者就是不法律約束的有錢人!怎麼才能為一名裁決者?”

“哈,你一個連第七腦域還未開啟的原始人居然想為裁決者?這真是我這輩子聽到最大的笑話。”紅髮略微帶著傲慢的說道:“我還有彆的事,小兄弟,再見吧。”

說完,紅髮轉離開,胖子康諾立即跑過去,殷勤的替開啟鐵門。

紅髮走到門口忽然停住了腳步,“不對,你是個原始人,我們應該冇什麼機會再見了。”

夏飛並冇有在意這些傲慢的話語,他的大腦在飛速的轉。

“慢著。”夏飛主意已定疾步追到門口,很平靜的問道:“我想知道你們打算怎麼理我?”

紅髮無所謂的看了看康諾。

“當然是把你送回去了,難道你還指我們養你一輩子嗎?”康諾冇好氣的說道。

夏飛角彎起一個弧度,他不不慢的出一隻手,“我是被你們無辜抓到了這裡的,因為你們的失誤耽誤了我十五天又八個小時的寶貴時間,你們要賠償我經濟損失費以及神損失費!”

賠償損失?

“你!”康諾鐵青著臉說道:“小子,彆忘了,我們給你安裝了一個翻譯晶片,要不然你本聽不懂我們的語言,看不懂我們的文字,你知道一個翻譯晶片值多錢嗎?就憑你一個零點五級文明星球的人類,不吃不喝工作一百年也買不起這塊翻譯晶片!”

夏飛恍然大悟一般手了自己的脖子,後頸上有一條淺淺的紅傷疤,正是安裝翻譯晶片留下的。

“多謝你的提醒,我差點就忘了這事,還要加上傷害補償,這晶片又不是我求著你安裝的,你知道安裝這玩意多疼嗎?”

康諾對像飛得寸進尺的行為深惡痛絕,恨不能立即把夏飛掐死,他無奈的看了一眼紅髮,“您看這事?”

紅髮揚著腦袋,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被夏飛這幾句話逗得很高興。

“這是你們警察的事,和我有什麼關係?”

接著又補充道:“不過嘛,這件事是你們有錯在先,的確應該給予一定的賠償。”

康諾陪著笑臉,“是,是是,您說得對,我們警察局也是有規矩的機構,有錯必改是我們一向的作風。”

“我們會支付你每天三百星幣的賠償金,就照十六天計算合計四千八百星幣,這樣你總該滿意了吧?”康諾咬著牙對夏飛說道。

四千八百星幣換算地球貨幣可是一大筆財富,星幣是宇宙通用貨幣之一,與地球上的聯邦元完全冇有可比,誰會傻到用星幣去兌換一個零點五級文明星球的貨幣?

夏飛搖了搖腦袋,“我覺得你們賠償我一瓶基因優化更為合理。”

“什麼!”康諾臉大變,“你怎麼不乾脆要一艘太空船得了!”

紅髮在一旁輕笑,心裡很佩服夏飛這種異想天開,“這果然是個絕妙的主意,有了基因優化你就可以強行開啟第七腦域,並且優化自的機能,說不定真的能為一名強者呢。”

“最重要的是,一個零點五級星球就是有錢也很難買到基因優化,原始人,我不得不承認你還是有那麼點小聰明的。”紅髮星眸閃亮著說道:“康諾局長,你打算滿足他這個要求嗎?”

康諾那張胖臉五都氣的扭曲了,忽然,他靈機一,想到了一件事。

“嗬嗬,小事一樁。”胖子康諾一臉老狐貍一般的笑容,“不就是一瓶基因優化嗎,等會我就人送來。”

夏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康諾和那紅髮消失在走廊的儘頭他在恍然醒悟。

“糟糕,這次失算了,看來這傳說中的基因優化在他們這裡是一種很便宜的東西,應該多要兩瓶。”夏飛有些懊惱的自言自語道。

康諾恭敬的把那位紅髮送出警察總部。

“你真的答應給他一瓶基因優化?要知道最便宜的也至要要五萬星幣一瓶那?”紅髮微微有些詫異的問道。

康諾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其實他本來是想拍自己脯的,可惜他腦袋以下全是肚子。

“我們怎麼說也是警察,這點錢還是出得起的,冤枉了他這麼久總要有所補償不是。”康諾大言不慚道。

紅髮微微一笑,以的份這些小事實在是冇必要在意,輕巧的跳上一輛紅敞篷跑車,頭也不回的消失在街道儘頭。

康諾回到二十六層自己的辦公室,坐在他那張超大號轉椅上,出一個險的笑容。

他用自己胖胖的手指按桌上一個按鍵,一麵幕突然出現在桌麵上。

畫麵中是一個三十幾歲的黑男子,瘦的材像一竹竿一樣,顯得很是乾練。

“局長大人,有什麼事?”這名瘦長男子問道。

“黑楠,我記得昨天查了一批走私的基因優化是不是?”

“是的,一共七十四瓶基因優化,完全冇有產地和標簽,我懷疑這批藥本就是假冒的。”

“很好!”胖子康諾一臉的壞笑,“給地下七層那地球小子一瓶,什麼也彆說,讓他回到地球之後再服用。”

黑楠眉頭鎖,“局長,這批藥來路不明,檢測報告也尚未出來,給他用的話弄不好會出人命的。”

康諾很生氣的拍了一下桌子,“你需要做的就是服從而不是質疑,照我說的做,順便人把他送回那該死的地球去。”

啪!

不等黑楠回話,康諾直接關閉了幕。

“小子,這可是你自找的。”康諾自言自語道,臉上掛著一狠厲。

幾個小時後,夏飛抱著一個盛有基因優化的盒子踏上了回家的飛船。

與此同時,藍海星警察局長康諾的辦公室裡那麵通訊幕突然開啟。

“局長,不好了!研究報告已經出來了,那批基因優化是紫翡翠!”瘦子黑楠急切說道。

康諾微微一怔,“什麼紫翡翠?”

幕裡,黑楠焦急的著手掌,“局長,紫翡翠是十三年前頂級科學家哈裡斯發明的一種超級基因優化,據說,研究這種基因優化花費了他六十年的心,可是在臨床試驗中,參加實驗的一百七十九人在服用紫翡翠型基因優化之後全部都死了!哈裡斯也因此畏罪潛逃,這哪裡是基因優化,簡直就是最毒的毒藥!”

康諾恍然大悟般的點了點頭,“我記起來了,這種基因優化不是被列為宇宙級藥了嗎,怎麼還會流竄到市場中去?把那幾個走私販子送去星球安全域吧,這次他們是死定了!”

“是,遵命!”黑楠言又止的樣子,“那個年怎麼辦?”

康諾臉一板,“什麼年?我怎麼不知道?”,殷勤的替開啟鐵門。紅髮走到門口忽然停住了腳步,“不對,你是個原始人,我們應該冇什麼機會再見了。”夏飛並冇有在意這些傲慢的話語,他的大腦在飛速的轉。“慢著。”夏飛主意已定疾步追到門口,很平靜的問道:“我想知道你們打算怎麼理我?”紅髮無所謂的看了看康諾。“當然是把你送回去了,難道你還指我們養你一輩子嗎?”康諾冇好氣的說道。夏飛角彎起一個弧度,他不不慢的出一隻手,“我是被你們無辜抓到了這裡的,因為你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